第二届立新七针年会暨第四届全针会顺利闭幕

   2014年12月12日-14日,第二届立新七针年会在福州贵安温泉会议中心召开,于12月14日顺利结束。




   立新七针年会的景象越来越祥和,去年11月28日重庆第一届立新七针年会的时候,参会学员是84人,今年踊跃前来福州参加第二届立新七针年会的达到了152人,我感动于学员们对我的感情越来越浓厚,对我真诚和鼎力支持的学员也越来越多,七针学员们能把这个集体当成自己的家,把年会当成自己的事,即便劳神耗财也要不远千里而来,证明了立新七针在学员们心中的重要程度。



  聚会总有曲终人散时,学员们分批依依不舍的离去,三四天热闹的景象开始逐渐变得冷清,我的内心世界也开始变得思绪万千起来。


  回想自己从医这十五年,酸甜苦辣咸,一幕幕还历历在目。


  下图左边是2000年6月份我刚开始行医时拍的照片,右边这张是我2014年12月份拍的。倘若现在不是剃了光头,对比原来,现在容貌至少是老了三十岁以上。


  十五年前,我那时还是满头青丝,学医十年下来,最大的收获是白了头发。而十年之后的这五年里,我开始解读《黄帝内经》,逐步开始明白很多以前毫无认知的道理。有很多同行惊讶于我进步速度太快,一年一个样,一直在发生巨大的变化。其实正是由于之前那十年各种医学知识的奠基,令我在这几年解读内经九针的过程中受益匪浅,我已经深谙其中妙法,所以我将从内经中理解出来的古九针与现代各种针法相比,常常能够立辨高下,而不再需要进行很多漫长繁琐的试验和对比过程。直到现在,我研究出来的针法有源头,有临床验证,也有理论,有体系,已经卓然自立了。这才明白,原来我的头发并没有白白的白,天道酬勤,付出总有回报。只是觉得这满头的沧桑让自己知道就好了,没必要展现给别人看到,于是三年前年索性剃了光头,把后脑勺上的那个“人”字露了出来,从此我要踏踏实实的去做一个人……


    十五年一晃就过去了,时间流逝很容易,但这一路走下来真的不容易。学医前,我没有读过医学院校,没有遇到过师传,没有学医的朋友圈,更没有家传或祖传的一方半技。就是因为看到母亲被病痛折磨得痛苦不堪,我放下了手里经济效益还不错的生意,开始踏上了征服“腰椎键盘突出”病的路。谁知此路竟然有那么的艰难困苦,除了崎岖不平,更是布满了沼泽沟壑与深渊。如果一个人真正用心用情去投入了医学研究的话,他就深有体会,学医就是一个殚精竭虑的过程,一点都不夸张。


    回想起前十年的行医历程,那些年,我虽然孤寂无助,没有手牵手与我同行的朋友,更没有遇到真正能站在高处为我指点迷津的师父,却发誓一定要坚持不懈,为“正义”的医疗事业而奋斗。我日复一日,如机器人般,稀里糊涂的进行着“治病救人”的事业,我以为自己展现的是佛的慈悲,是在为拯救病患的正义而战。后来我才明白,原来当我们自己认知已经出现错误的时候,我们所做的“善”其实与“恶”并无两样。


    事实上前十年行医治病过程中,我确实也曾治愈过很多患者,有的也很多年没有复发,不过也有很多患者久治不愈,或者“治愈”短时间又复发。我并不知道那些被我治愈的患者到底是怎么治愈的,也不知道那些久治不见效的患者为什么治不好。我总是借助X片、CT、核磁共振等作为检查诊断,从解剖、骨骼、肌肉、神经、运动力学、风寒湿等方面去寻找病因,丝毫没有去思考过人与自然的关系,也从来没有去思考过气血到底为何物。我木讷的进行着西医理念的诊治行为,却一直按医学现状把自己划分为中医,认定自己是中医针灸。但我这个针灸医生,从来没有把病痛与自然社会思想情志环境四时等等联系起来理解分析过,都是以影像片为指导,以书为证,人云亦云。虽然在从事针灸临床,却一直跟绝大多数的针灸医生一样,都把经络图当成了经络在理解,看到国家级别的大师耗费巨额科研资金研究出来的成果,证实人体身上真的存在经络图上那一条条细线的时候,我也很尊崇很投入的去寻找人身上那些看不见的点和细线,并且把这些点和线,当成治疗的目标。


    到了2010年,我才突然恍然大悟,我整整傻了十年!我把经络图当成了经络!!汗颜啊,我赶紧投入《黄帝内经》里去看,我突然非常庆幸,庆幸自己才只傻了十年,而有很多玩针灸的人已经傻了几十年,甚至有的傻一辈子至死没明白过来,甚至遗传给后人继续傻了几代十几代……我发现内经时代的祖先们非常非常的大智慧,他们居然以“比类、奇恒、从容”等方法来进行探索,早就把人体经脉与天地自然之间的关系梳理得非常清晰。而后世的那些针灸大师和针灸先贤们,论资排辈的话,一个比一个有学问,一个比一个聪明,实际上却犯了非常无知与愚蠢的错误。说他们聪明,是因为他们在看地图的时候,也知道地图上那些细小蜿蜒的点与线,代表的是现实中那些庞大的据点与宽阔的道路,以及流动的江河水。说他们愚蠢至极,是因为他们竟然把经络图当成经络来看,看到祖先们传下来的经络图上画着那些点和线,于是在人体上也要去寻找那些细小的点和细细的线……什么智慧?





  正如《灵枢》所云:“十二经脉者,人之所以生,病之所以成,人之所以治,病之所以起,学之所始,工之所止也,粗之所易,上之所难也”。正是由于自己对中医的经脉没有一个真正的认知,也对中医针灸的九针没有一个初步认知,所以前十年里,我行医治病其实一直都是稀里糊涂的。但疗效不好我会非常着急,寝食不安,也就难怪我会殚精竭虑而白了头发。由于我没有明理,所以我看不到光明,大部分时间都处于紧张的状态,提心吊胆,感觉自己给患者治病的过程,就如同在陡峭的悬崖峭壁上攀爬,摸索着前行,稍有不慎,一失足就掉进万丈深渊里去了……


   当年由于无知者无畏,毫无准备就轻易的踏进了医学这块陌生的领域,后来才发现学医没那么简单,困难超乎想象。所幸生性不服输,没有半途而废,更没有去邪门歪道。而且天佑我,在坚持走了十年之后,即便临床取得一些不错的疗效成绩,我也没有闷着头继续朝原来的路线走下去,我开始反思,开始去领悟内经,领悟自然。


  感谢自己,虽然学医路遇到困难重重,还是能坚持不懈地走下去;感恩上天,在我走了十年之后能带我走进《黄帝内经》的世界;更感恩《黄帝内经》,让我很快发现了九针,继而让我得到了立新七针,从此改写了我的人生。




    学中医十年之后的这几年里,我通过融入自然社会的角度去解读内经和九针,九针的针具针法和针术竟然一下子清晰的展现出来了,原来内经针灸是这样的,我终于入门针灸了。


  非常令我感到欣慰的是,我解读的内经,解读的九针,得到越来越多朋友的首肯,纷纷加入共同研究探寻内经针灸之路,而且不离不弃,一直信任和支持着我以及立新七针。我曾经孤独的走,如同在一望无际的沙漠里,最开始是我一个人在走,然后逐渐遇到一个、两个、五个、十个、逐渐是一百个……越来越多的志同道合的朋友向我伸来了信任和支持的手。这个过程中,还有些人是遇见,却擦身而过;有些人来了,然后很快又离开;有些人离开了就再也没回来,有的人去而复返。这其实也是自然现象和自然规律,要离开的,纵使我依依不舍,也仍然无法改变这种缘分,唯有珍惜每一次的遇见。




  无论未来如何,当下是愉快的。所以我感激上苍,让这些朋友来到我身边,陪我度过了医学路上那些或长或短,忧伤或幸福的时光,一起分享了我的平淡、优秀、快乐、痛苦。


  感恩立新七针学员!祝福大家!希望继续努力!



热度 ( 3 )
  1. 正安聚友会正安立新七针工作室 转载了此文字

© 正安立新七针工作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