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心冰见——为什么学立新七针

焦亮

必欲治病,莫如用针

    不少人留意到,我不遗余力的推崇立新七针,为什么?

    了解的人或许知道,医学领域,我知非即舍,没有完整而深入的了解和认识,断不敢妄语!让我为之动心执着的医师、医书,真不多!不是狂妄造次,时间精力的限制,求学行医必须怀揣“明理、唯实”精神,否则害人害己,后患无穷。

    大学三年的医史博物馆的解说接待工作,对于中医的发展脉络、历史背景,我有粗浅梗概的认知。纵观医史,针灸导引早于中药,其效用直截快当,不借助任何外力,通调气血,而使身体长生久治,是治愈身心的根本法门。针的最早前身是砭石,《说文》曰:“砭者,以石刺病也”。《内经》曰:“必欲治病,莫如用针!”上医医国,针砭时弊!“醫”字之中“矢”,即是针,足见针的分量!

    摸过药,尝过药,做过药,假药太多,反证真心可贵!针真同音,针心难得。若失真,恐善与美,难及;药可能假,针一定真!没有长久实效,针心难以立足!《灵枢·九针十二原第一》:“知其要者,从一而终;不知其要者,流散无穷”。

侠客冰台,立心七针

    孟子说:“取法乎上,仅得其中”,此话我奉为治学圭臬,学医一定找最好的老师。学界多文人,著作等身,有的根本鲜有临床,着实可怕!有甚者,面有菜色,神神叨叨,可怜无知粉丝……

    关注冰台恩师,从2013年5月份网传的一篇文章开始——《如何快速成为神医》。文章笔锋辛辣,谈笑风生,且逻辑缜密,用心良苦的劝诫同行,谨慎行医。一瞬间,锁住了我的一片针(真)心。

    孟浪粗浅的虎狼医生,害人害己;良医趋吉避凶、明哲保身,造福一方;怀济世心的上医,文以载道。要知道,一个良医救人千万,那么教化千万个良医呢?这是不得了的事啊!

    老子说:“夫唯病病。是以不病”,作为临床医生,唯有真正的认知治病艰难,济世路或不至于坎坷。

     印象里的老师,当是个犀利的主,15年的行医经历,竟然学遍了世面上的针法,9年的针刀经验,可以说在疼痛治疗的圈子稳占一席之地。然而觉得始终不得究竟,一个大光头扎进了《灵枢经》,回归古典针灸……

    《黄帝内经》古九针传伏羲氏创,失落近两千年,一民间草根医师,十年苦诣,仅凭一己之力,还原古九针并推广,自谦七针,可见其心量!

    《周易·坤卦》:“初六,履霜,坚冰至。”万事开头难,9天的学习,第一堂课,师父教我们,《针所不及》和《刺禁》。冰台恩师,让我们七针学员明白,没有神医,更没有一种针具而无所不能;当你真的知道什么是不能做的,路可能就会清晰了。

与立新师,接触越深,越发出高山仰止的赞叹,被老师的坦荡为人打动。教学中,掏心窝的讲述案例,回味更深的是国企工人到音像店业主,再因母亲腰痛病苦而一门深入的研习针灸的心路!不曾有距离感,反而亲近而心生恭敬!

立新七针,是立新,也是立心,心立自刚!9天的课程,师父的言行,“不唯书,不唯上,只唯实”,好像重新翻阅一遍《论语》,涤荡心灵,筋柔骨正。 

2014年8月12日

热度 ( 4 )

© 正安立新七针工作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