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七针故事

作者:刘瑛

我的家在陕西渭南的一个小乡村,我2001年医校毕业后就在村里开了诊所,至今13年有余。由于在农村基层工作,内外妇儿、眼耳鼻喉、颈腰腿痛,啥病都能碰到,自己在常见病方面还算颇有心得,但是一碰到颈肩腰腿痛的病人就束手无策,顶多贴点膏药,开点止痛药,根本不能解决问题。作为一名医生,没给病人治好病,心里是非常痛苦的。于是在2007年学习了小针刀疗法,开起了颈肩腰腿痛专科,至今已7年有余。说实在的,学习小针刀疗法以后,的确治愈了许多病人。但是农村人,常年饱经风霜,干的都是重体力活,而且不到万不得已实在承受不了的时候,是不会来治疗的,所以能来治疗的患者,病情都是非常严重的。随着时间的推移,病种的繁多,各种疑难病例接触的多了,困惑也就出来了。疗效不稳定了,复发率也高了,越来越力不从心了,自己也搞不清为啥有些人一次就治愈,有些你觉得非常有信心的病例,却做了几次都没有效果。越做越困惑,成天就琢磨这些事情,但一直也没有头绪,很苦恼,心理压力非常大。我诊所的内儿科病人本来就非常多,已经够劳累了,再加上许多疼痛病人又难以治愈,使我身心疲惫,身体状况每况愈下。三十刚出头的我,头发白了许多,苍老了许多,莫名其妙的脾气也见长,还患上了严重的失眠症,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晚上再怎么睡不着,白天照样还要面对那些患者,无奈之下只能吃安眠药。安定片一次吃十片也睡不着,换成阿普唑仑片,每天晚上两片,一年要吃好几瓶,自己明知长期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但是很无奈。我迷茫了,不知下面的路应该怎么走。

最近这两年,在做颈椎病治疗的时候发现了一些现象,比如两个颈椎都严重变形的人,气血充足的人,他就没有啥症状,而气血虚的人症状就很严重。即使是同一个人,虽然X线片显示颈椎变形得很厉害,但气血充足的时候,他就没啥症状,而气血虚的情况下,他的症状就非常严重。所以我就试着给颈椎病的患者做完针刀后开一点调理气血的中药,结果发现疗效确有提高。我想,人体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如果只在局部做治疗,而忽略了整体观念,忽略了人体本身的体质状况,疗效肯定是暂时的。如果全身状态调好了,那些局部症状自然就会慢慢缓解,就这样我对气血有了一点朦胧的概念,但只是有了一点意识,除了开中药以外却没有其他行之有效的方法。针刀加中药,虽然疗效有所提高,但还是不尽如人意,对许多病例仍然感到很无奈。直到2013年7月,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有幸进入了冰台老师的空间,看到了他写的文章,我一下子欣喜若狂,这不就是我苦苦思索而不解的那个“结”吗?我一下子就投入进去不能自拔了,满脑子都是气血、经络、立新七针、古九针、员利针、大针,白天也想,晚上也想,做梦都想。老天爷眷顾我,让我在最迷茫最困惑的时候遇到冰台老师,他让我在绝境中看到了一丝希望,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去重庆拜师学习。但有些现实问题也摆在了我的面前,我是一个残疾人,1岁半时得了小儿麻痹,出远门家里人不放心,再就是5万块的学费对于我们农村家庭也不算是小数目,老父亲坚决反对,和我冷战了十几天,他认为我现在做得已经很好了,没必要花那么多钱去跟一个素未谋面的人去学习。我怎么解释他也不听,可我是一个凡事较真的人,做啥事都不想勉强为之,如果我认定的事情没法去完成,我连吃饭睡觉都没心情了。如果不学到冰台老师的针术,我的后半辈子,将活得没有任何意义!妻子看到我心里很痛苦,就努力说服了老父亲。2013年8月28日,经过师父允许,在妻子的陪伴下,我来到了重庆,踏上了立新七针的学习之路。

重庆学习的半个月是非常难忘的,师父不但教给我们道法自然的经络气血理论,还手把手地教我们扎针,教我们做针,更是教给我们做人的道理,教我们做一个明白事理的好医生。重庆之行,收获满满,信心满满,因为本身就是开诊所的,所以回家后马上就有病人,马上就将学到的知识运用于临床,治愈率大幅提高,其中有两例印象最为深刻:

患者董某,女,31岁,脖子酸困,一转头脖子就疼,属于现代医学的颈椎病,她是我的老患者了,以前也出现过类似症状,我给她做过治疗,减轻了一段时间,现在又复发了。以前我对这种复发的病例是很苦恼的,没有头绪不知如何下手了。这次不一样了,根据师父的气血经络理论认真分析后,就调了一下她的督脉,扎完针后,所有不适症状完全消失,现在观察一年了,没有复发。师父的立新七针既安全又高效!

患者刘某,女,43岁,患椎间盘突出两年余,经多方治疗无效,后经熟人介绍来我这里。主要症状:腰酸痛伴右臀部及大腿后外侧部酸痛,右小腿后外侧酸胀,如果站太久或者走太多路,上述症状就会加重。按照师父经络气血的理论分析,“酸痛”说明来源不足,虽然症状出现在胆经和膀胱经上,但他的上游或者上上游经络也要考虑,于是就调了手三阳和手三阴,刺膀胱经背部反应点,员利针扎了大椎、环跳、阳陵泉,推了肩胛,治疗完病人症状马上就减轻了一大半。我让她4天以后过来复诊,结果她第二天下午就来了,诉说自己今天走了好多路,腰腿痛减轻了许多,可就是小腿后外侧胀得很厉害,实在难受就提前过来了。师父说过,“胀”说明前方有堵,我检查了一下发现她右侧膝关节内侧膝关穴和曲泉穴附近有压痛点,而且筋比较紧,就用员利针给扎了,结果她下床以后就说啥症状没有了,一点也不胀了,病人非常惊喜,她说她跑了那么多地方治疗,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快见效的!我让她回去观察,距现在快一年了,随访了几次,没有复发,这个患者总共治疗两次。

师父的经络气血理论,我通过这一年的运用,可谓惊喜不断,捷报频传。虽然也有少数没能治愈的,那是因为自己初学,能力和经验还不够,今后还需更加努力学习,但治愈率已经远远地超过了我的预期。以前许多没治好的现在也治了,以前如果碰到根本就没有头绪从来不敢接诊的病例,现在也敢接了。因为师父道法自然的气血思路把所有的病因病机都阐述得很清楚,遇到病人按照他的思路去分析,找到病因,那么问题就会迎刃而解,的确能达到《黄帝内经》所云“风吹云,汤泼雪,效如桴鼓”的效果。治愈率大幅提高,自信心自然就越来越强了,压力自然就没有了,人放松了,安眠药也不用吃了,身体也慢慢地好起来了,感恩师父!是师父让我获得了新生!我将身体力行,尽自己最大努力运用好立新七针,帮助更多的患者解除病痛!立新七针在师父及众多追随者的努力推广下,一定能够发扬光大,福泽众生!

热度 ( 3 )

© 正安立新七针工作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