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针学术交流月总结(下)

第八场:5月31日     广州    回归九针》

杨文标

   作为中医爱好者,印象中,针灸是非常神奇的。据说,当年周总理在广州接待外宾时,给外宾展示过针灸麻醉,不用麻药直接开膛破肚做手术。针灸不但能刺激神经系统,居然还能控制神经系统?不过,印象中,针灸也是非常普通的,不就是古时候人们用来破脓疮,去瘀血用的么?后来读多了一点书,认识又科学了点,原来针灸是用来调气血的,似乎又没传说中那么神奇。带着以上的矛盾的疑虑,参加了广州“回归九针”的讲座,听一下国内顶尖针灸高手都说了些什么……

(一)梁冬:主持破题


1.医者不自医

  梁冬一开始就提出“医者不自医”的问题。首先坦言自己和家人身体都不是很好,自己学医的动机也来自于此。接触的医生多了,后来发现个很奇怪的现象,就是很多医生自己的身体也不是很好,很多养生专家也不按着养生的方法去养生。关键是有些医生自己还是好医生,真的能够看好病的医生。为什么会这样?

  经过观察,梁冬得出了两点结论:(1)医生都是去帮别人治病,却没有照顾好自己。(2)在健康的问题上,医疗占的比重其实很低。大概30%来自于遗传,30%来自于环境,比如空气、食物等,30%来自于思维和行为习惯,医疗可能只占不到10%。

  个人体会:梁冬说得很对,这个现象我也疑惑了很久,为什么有些医生并不是很长寿,甚至有很多大师级的名医,也常常英年早逝?我想还有几个原因:(1)当今社会,生存压力大,特别是医患关系紧张的今天,医生每天面对的问题都是人命关天,搞不好还得担责任,还得赚钱养家,容易么?(2)人的寿命,与医术的高超似乎并没有直接的关系,比如汽车,并不是修车修得好才耐用,而是汽车本身的质量好,每天都保养得好,才用得久。人的寿命也是如此,就像一盏油灯,多添加点油,省着点用,才烧得长久。(3)医者不自医,是因为看不见自己。人的眼睛都是往外长的,正所谓当局者迷,自己有什么问题,根本就不知道,而是你自以为知道。其实,人若是能看得见自己,对自己的讨厌将无以复加!

2.心想事成,不忘初心

  活动中,梁冬和陈立新老师多次提到了祝由,也就是通过言语、咒语或动作,传递某种心理暗示,以达到治病的目的。信则灵,不信则不灵。一个人的发心很重要,有的人觉得自己活到80岁就可以了,而老道长觉得不活到120岁那还是人吗?结果就不一样了。

  个人体会:确实如此,我的总结是心想事成,不忘初心。我们常常以为心想事成只是一句祝福语,只是在过年的时候说说而已。其实不然,只要你仔细观察,你会发现,只要你是怎么想的,事情往往就发展成什么样。比如我想要为父母治好病,你就会去学医学针灸。再比如结婚,一开始就发心要幸福,得包容,要好好过日子,以后真的会处处忍让,而媳妇心里一开始就排斥家婆的,以后真的会相处不好,鸡犬不宁。心想事成不仅仅是说好事,对坏事也同样起作用。

(二)陈立新:回归九针


1.为什么是七针,而不是九针

  既然回归九针,为什么是立新七针?陈立新老师解释说,九针中的铍针是治疗脓疮的,他现在用得很少,几乎不需要。中医的思想是,治病救人不是动不动就给你一刀,造成伤害,而是要先疏导,以通为治,还没有形成脓的时候,是不需要用这个针的,我们可以通过气血的调理来化解。还有就是锋针,主要是放瘀血,如果未形成瘀血的时候,是不用的。其实如果瘀血能够化开的话就不用放血,不用损伤破坏性的针。九针其实是一种思想,以对应不同的筋肉脉等,而不是说只是具体的九根针。


个人体会:据说现在医院看到的只有毫针,上古《黄帝内经》记载有九种针,毫针只是其中之一,这让我很震惊。虽然我没有去过医院做过针灸,但中医没落到如此程度,确是让人匪夷所思。你说做医生没学过《黄帝内经》,做针灸不知道有九针,我现在有点相信了。中医的复兴任重而道远啊,差太远了。

2.与时俱进

  虽然是回归九针,但陈立新老师非常地推崇与时俱进,而不是简单地复古。比如祝由,古时候很容易治愈,现在用不一定有效。再比如禅修,古时候可能几句话就开悟了,现在读了那么多的书,研究了那么多的真理,还是没开悟,为什么?陈老师认为是环境不同了,现在的“天时、地利、人和”跟以前不一样了,古时候人不多,现在人很多,人的见识、阅历,还有压力也不同了,思想也没那么单纯了。

  个人体会:的确不要拘泥于古代,《黄帝内经》的时代,与现在相差几千年,不管是气候,自然环境,还是人文环境,都差得太远,现在不可能再按古时候的生活方式去生活了,要与时俱进,该干嘛还是干嘛,思想和器具该改进改进。《易经》也说,法则天地,近取诸身,远取诸物。取象于现在的天地和周边事物,没有错。

3.为道日损

  陈立新老师问大家,多少人忘记你自己有颈椎和腰的,如果忘记了这些的话,这是最佳的状态,如果记得自己有头、腿的时候,实际上是不健康的。

  个人体会:的确是这样,不过,习以为常,运转良好的东西,人们常常视而不见,不经过损害,你还真感觉不到它的存在。比如阳光和空气,不经历雾霾还真感觉不到它们的重要。对于看不见,摸不着,听不到的东西,更是如此,不损害不知道它的存在。但又不能损害别人,所以才有神农尝百草而有中药,学针灸的人还要刺自己。为学日益,为道日损,这是一种方法。

4.因粮于敌,随遇而安

  谈到放瘀血,陈立新老师不是很赞成,举了个例子说,电视上解放军打了胜仗,俘虏了很多士兵,不是把他们杀掉,而是通过改造,让他们换上解放军的衣服,帮我们打仗,这样岂不是更好?如果都杀掉了,对你有什么好处,对他有什么好处?治病也是一样,不是动不动就动刀子、割掉、化疗,造成损害。

  个人体会:兵法说:“因粮于敌……食敌一钟,当吾二十钟;芑杆一石,当吾二十石。”我们生活也要就近取材,去哪里就吃哪里的东西,用哪里的东西。顺其自然,随遇而安是最好的,要“恬淡虚无,任其服,乐其俗”。

5.每个人都应该对自己负起责任

  陈立新老师说,他一直有一个观点,你是一个病人,我是一个医生,我们两个人的关系,只是建立在你的病痛时间段,而不是一直要陪伴你的终生。因为你不是我生命中的伴侣,而是过客,你是患者,治疗完了就完了,做朋友是另外一回事。

  个人体会:这话听起来很刺耳,很难受,就像医闹纠纷中可恶的医生,不负责任,没有人情味,可冷静下来想想,患者真的要反思,这世上真的没有哪个医生能一直陪伴在你身边,嘘寒问暖,一有状况,随时相救,连自家父母都做不到!每个人都应该对自己负起完全的责任,每次得病治好后都应该反思,为什么会这样?是不是我的生活习惯有问题?以后怎么避免?唯有反思,才不会老得病,老找医生。

(三)杨硕诚:信解行证


杨硕诚老师和陈立新老师都认为,中医一定要实修实证,不是老师说什么就是什么,一定要经过自己的实践检验。陈立新老师2008年到香港大屿山宝莲寺,看见上面 “信解行证” 几个字,顿时开悟。信是暂且相信;解是分析理解,寻求理论支持;行是践行;通过实践,最后得到印证、验证。验证过后你就更加相信了,这是一个不断偱环的过程。重点是解和行。理解需要见多识广,需要生活阅历和知识积累。而知道之后,关键是要能做到,这个更难。要将所知的真理变成你内在的个性,形成习惯、性格,才真正是你自己的。

  个人体会:             

  (1)刺自己真的很伟大!可针灸确能治病,方便快捷,立竿见影,很神奇。为给至亲治病而学,其情也真,令人感动;为给他人治病而学,其心地也善良,让人敬佩。总之,愿意牺牲自己,而成全别人的人,那是相当的伟大!神农尝百草何尝不是如此?我们的古圣先贤慈悲为怀,为了给至亲、族人,以至于众生治病,解除痛苦,甘愿拿自己的生命作为赌注,用自己的身体去做实验,真是可敬可佩,可歌可泣!而这些用生命换来的经典,我们应该怎样去面对,自己想吧!

  (2)一定要信解行证吗?——只有圣人才能见微知著。“事非经过不知难”,学针灸的一定要刺自己。信解行证是一个必然要经历的过程,和毛主席的《实践论》是一个道理,实践——理论——再实践——再理论。“吃一堑”才能“长一智”。有些弯路我们必须走,有些错误我们注定要犯。只有圣人才能见微知著,不出户而知天下,只有圣人才可以不必经历信解行证的全过程。

(四)范英志:九针的气与数


帅帅的范英志老师的演讲,让我很震撼!以前从没听讲过这方面的内容,一直以来让我疑惑已久的某些问题,似乎有了答案,虽然感觉未必全对,还是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1.人活一口气

  范英志老师用儒家的仁义之道作为开场白,他觉得,杨硕诚老师讲得很好,把道变成你内在的个性。范老师认为,“仁”是共性,“义”是个性。所有人基本上都是两只眼睛,一个嘴巴,这叫共性。“义”是针对具体的个体来讲的,如有情有义,讲义气,这叫个性。而“义”是从我们出生时呼吸的第一口气开始,就具有了自己的个性性格。人活一口气,除了呼吸之气,我们还有经络之气,经络之气从哪里来?

2.经络之气

  黄帝曰:“愿闻五脏六腑所出之处。岐伯曰:五脏五俞,五五二十五俞;六腑六俞,六六三十六俞。经脉十二,络脉十五,凡二十七气,以上下。所出为井,所溜为荥,所注为俞,所行为经,所入为合,二十七气所行,皆在五俞也。”(《灵枢·九针十二原》)


井是什么?范英志老师追本溯源,提到了井田制和“井”字的甲骨文,指出井是接收天地之气的地方,这气不仅仅是空气,它是有能量的。

3.九针的数

(1)九针与六病

  针是九针,病是六病(张仲景《伤寒论》六病,用的多是草木的药),针是金属的,范老师认为仁对应的是木,义对应的是金。人出现明确和局部特别明显的症状,用针效果比较好,因为针是具体的;而出现感冒、周身都难受,不好说哪里特别的不舒服,打喷嚏,头痛等等,类似于系统的症状,药物更加的合适。

(2)五是用来成形的

  帝曰:“余闻九针,上应天地,四时阴阳,愿闻其方,令可传于后世,以为常也。岐伯曰:夫一天、二地、三人、四时、五音、六律、七星、八风、九野,身形亦应之,针各有所宜,故曰九针。人皮应天,人肉应地,人脉应人,人筋应时,人声应音,人阴阳合气应律,人齿面目应星,人出入气应风,人九窍三百六十五络应野。”(《素问·针解篇第五十四》)


全场跟着范老师一起朗读了这段经典文字,很有气场!范老师着重解释了第五针,认为五是用来成形的,如五音,五行。第一、二、三、四针都是用来调气的,第五针是调形的。为说明这个问题,范老师播放了一段频率改变沙盘图案的音频实验视频,很震撼!


个人体会:(1)气血在人体和经络中到底是怎么走的,还是要深入研究。(2)除了声波对人的体形层面影响外,光波电磁波对人体的影响又是怎样的?看音频实验觉得很恐怖很诡异,但似乎我们无时无刻不在这些波的影响之下,看来无需害怕,也无从害怕。

(五)王红军:气与血


王红军老师现场表演了四面八方通背拳,有点像瑜珈,居然可以把头钻到两腿之间或贴放到脚背上,这是要耍杂技的节奏么?一个61岁的老人,筋骨居然如此柔软。王老说,童子功不是从小练的,七、八十岁照样可以练,秘诀是呼吸,调整好呼吸,气血畅通了,皮肤自然有弹性。生命在于运动不对,生命在于呼吸。陈立新老师解释说,人们常常以为人老了以后筋骨就硬,其实只要气血充足通畅,筋骨得到濡养,关节滑利,自然柔软。

  个人体会:王老师老当益壮,甚至可以逆袭年轻人,现身说法年老照样可以筋骨柔软,给人以莫大的信心。王老师的修为不正是回答了老子的那句话么——“抟气致柔,能婴儿乎?”。气血充足通畅,复归于婴儿不是梦啊!

(六)范京强:七针功效


范京强老师现为省中医院骨科的中医师,是陈立新老师在广东的弟子。自从学习了立新七针以后,临床疗效显著提高,门诊的病人越来越多。此次现身说法,以案例为主。前面梁冬说过,有的时候,老师讲不出来的,学生才讲得出来。很多老师功成之后,就不以为意了,忘记了曾经学习的过程,只告诉你结果和他现在关心的事,或从他现在水平的角度来教你,很多人就很难听懂了,因此需要请学生帮助大家进入。

  个人体会:人到达一定的水平和境界后,经常自然而然,无意识地以自己的水平和境界为标准来对待别人,觉得很简单,以为别人也应该如此。不要不以为意,其实这个很要命。比如,中医的最高境界是治未病,大家都引以为傲。可是,我认为,中医这么多年来衰败的症结也在于此。很简单,因为治未病,小病,事小,则无功。现代社会的普通人与蔡桓公的水平没什么两样,看到三两下搞定,也没什么技术含量嘛,照样是“医之好治不病以为功”,死翘翘!不是贬低他们,而是阐述这个事实,人与人是平等的,水平高不代表着尊贵。

(七)潘毅:针所不及


针所不及是陈立新老师自己提出来的,潘毅老师非常赞赏,这是作为一个医者很好的态度。的确,针灸不能包治百病,不要将九针神化,中医还有很多其他很好的治疗方法,例如药物、导引、按跷、祝由等。很多人对中医的看法,还存在一个误区,以为中医和西医一样也是以人体为模型和框架的,其实中医是以天地为模型。西医玩的是结构,中医玩的是关系,玩结构不一定玩得过西医,玩关系的话,没有一个民族玩得过中国。中国人是通过调整关系来改变结构,西方人是通过调整结构来改变关系。

  个人体会:针灸很神奇,不过确实存在很多针所不及。听学习实践过的某朋友说,她家老奶奶中风偏瘫多年不好,于是发愤千里拜名师学习中医和针灸,希望能起死回生。每周飞机来回,风雨不改。三年后学成归来,于是满心欢喜给老人家针灸。可很快她就失望了,针刺老人肌肤空空的,如入大海,一点反应也没有。看来老人家实在是太老了,还痴呆,手脚已经没什么肉,都干瘪枯萎了。原来没有气血,针灸再神奇也不起作用。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人生就是这么地无奈。

(八)张力军(省发改委副主任) 

  张力军副主任既是省发改委的高官,也是一名忠实的中医粉丝,记得去年的6月13日“我的中医梦”论坛在广州中医药大学大学城分校举行,张力军副主任也出席了。这次,张力军副主任继续代表政府官方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对中医很是支持。


张力军副主任有典型的广东官员务实的作风,他坦言这几年医改被大家骂得狗血淋头,不能再走西方的老路,我们跟西方一样,钱不够,方法也不可持续,化肥污染了自然环境,化学污染了体内环境,不可持续。天佑中华,我们还有中医。中医的方法,既能治病,又能治国。中国的医改成功之日,就是中国的中医药复兴之时。

  个人体会:广东的官员很务实、开明,很多真正的是为人民服务,打心底里支持中医,广东的中医氛围相对比较好,无论是民间、官方、还是学院,中医之福。

编者按:

关于文中涉及到立新七针“为什么是七针,而不是九针”问题,立新本人前文《立新七针的缘起》已经涉及,以立新本人所述观点为准。


© 正安立新七针工作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