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针学术交流月(中)

第五场:5月28日     广州       《七种兵器》

   第五场讲座是在广州中医药大学举行,名为“七种兵器”,讲述立新七针各种针具的治疗理念和临床具体运用。由于有前面一场沈阳中医药大学做对比,我非常强烈的感受到中医文化在我国南北方受欢迎程度的巨大悬殊。同样是中医药大学,广州这边的会场就爆满,而且我两个多小时讲下来中途无一人退场,南方的针灸群众基础实在太好了。我想,也许由于南方经济发达,人们的脑子相对就比较灵活,在饱受西医一百多年的洗礼之后,已经深刻认识到自己真正最需要的是什么了。《内经》说“九针者,亦从南方来”,虽然内经时代的南方并不是现在的南方,但我们学《内经》,一定要懂得与时俱进的道理,所以,当今的南方,才是更适合当今九针生长的土壤。


天时地利人和,是成就一件事情的关键因素,我之前带教的一百多个学生当中,南方的学员就占了大半多,并且大多都是医术相当不错的佼佼者,这或许也是对“九针亦从南方来”的另一种诠释吧。这次番禺区中医院的多红东医师主动要求现身说法,他讲述了自己临床运用立新七针一年多以来的感悟,感恩人生中有幸遇到立新七针,改变了他的事业与生活:首先是180度扭转了自己以前所掌握的那些医学理论;其次极大的提高了临床的治愈率;第三是大幅度减轻了做医生的劳累程度;第四点是生活与事业的质量都得到大幅提升,当然了,自己的经济收入也开始让同行羡慕嫉妒恨了……


说起七种兵器,有人就会不以为然,在他们看来,懂得诊治的道理比用什么针更重要,只要懂得道理,随便用什么都可以治好病。这个说法确实有道理,我也不能说你有什么错,因为几年前我也是这么个观点。我曾在前几年的一篇日志里说“一根铁丝走江湖”,意思是明白道理就可以了,什么针并不重要。但这几年走过来,我才知道自己当初那番感言是基于临床经验不够多的体会,当我遇到越来越多的棘手问题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当初的观点是井蛙之见。其实古人讲“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一点都没错。凡是身经百战走过来的人都知道,懂得道理与善于选择运用兵器都是同等的重要。有时候我实在想不明白那些固执的人什么心态,明明有办法可以快速彻底解决战斗,你为什么偏要慢慢的长时间的去蹂躏人家,难道你天生就有这种变态的快感欲望?


治疗一个病痛,或许你什么都不用,只用手,或者只用毫针也能治愈。是的,没错,当年毛泽东写了著名的《论持久战》,并且理论结合实践,领导红军以小米加步枪夺取了最后的全国胜利。但你可知道毛泽东那时候是没办法的办法,他只有小米加步枪啊,如果他手里有大量的飞机大炮,按老毛的脾气,他可能跟敌人拖延战斗耗那么多年么?还不是三下五除二解决了来得痛快。人们都说时代不同了,不懂得与时俱进的人是脑袋被门夹过的。当今社会讲究的是效率和时间,如果你整天面对的患者,大多都是细皮嫩肉的城里人,那九针各种针具的重要性确实并不显得十分凸出。你不可能一辈子都走得那么顺,遇到的全都是养尊处优的患者吧?万一你遇到几个贫下中农的筋痹、骨痹怎么办呢?如果你整天面对的都是严重的筋痹、骨痹患者,你仍然坚持只用毫针?那我可以肯定你的治疗周期必定天长日久。请问你的效率在哪里?远期疗效的稳定性有多高?我还是那句话,医生对于患者,只应该是患者生命中的过客,而不应该成为陪伴患者终生的伴侣。


常见颈肩腰腿痛的临床常见症状,主要是以痛、麻、木、酸、软、胀、肿、困、僵、紧、硬、晕、昏、沉、重、冷、凉、热、烫等等感觉作为一种表现方式。在临床中,我们必须首先明白,患者为什么会有这些种种不同的症状表现?不同症状代表什么内涵?导致这些病痛产生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内经》曰:“人之所有者,血与气尔……血气不和,百病乃变化而生。”调理经络气血,首推的当属理论与针法都相当精妙的九针,也就是说,必欲治病,莫如九针!


“凡刺之理,经脉为始,营其所行,知其度量,内次五脏,外别六腑,审察卫气,为百病母,调其虚实,虚实乃止,泻其血络,血尽不殆矣。


当然了,我们推广七针宣传九针,并不是否定毫针,我其实主要是想唤醒大家重新去正确认识《内经》九针而已,我觉得这么好的医术闲置不用非常可惜。但有的人或许并没有详细了解七针,想当然的以为七针是一门自私的针法,冰台此举是妄图以七针取代传统毫针而已,这一误会曾让很多运用毫针治病的针灸人捉急得不行。这次在省中医的讲座,结束的时候就有位大学生妹妹缠着我说话,她捉急得眼眶发红差点哭了,她说他们在学校里好不容易才树立起对针灸的信心,我这么到处宣讲七针九针,非常打击他们对针灸的信心,都不知道何去何从了,所以求我不要欺负毫针,把我惊得一刹那间产生了幻觉:难道我的立新七针里面没有毫针?那我的毫针哪儿去了呢?我有打击毫针吗?没有吧?没有吗?有!有吗?没有!到底有还是没有……


要知道,七针源于九针,而毫针本身就是九针之一,也就是七针的重要成员之一。临床上我们对毫针的运用也是非常广泛,很多时候治病仅仅就用一支毫针,也时常能够取得非常不错的疗效,立新七针里面的毫针也是粗细不等的多种规格组成的。


立新七针并不是刚好就只有七支针,我经常对学生们说,《内经》九针其实是一种思想,并不仅仅代表九支具体的针具,其中包罗了天地人万象之理在内。正如《内经》所曰:“夫九针者,小之则无内,大之则无外,深不可为下,高不可为盖,恍惚无穷,流溢无极,余知其合于天道人事四时之变也。”我推广的其实就是九针思想,乡下没文化的老农民都明白的那些自然的道理,如果你把脑子眼睛都执着执迷在针上,以为立新七针就仅仅是七支针而已,那就错了。  



前一个月的甘肃寻根之旅,一路所见所闻,特别是亲身体会到甘肃省卫生厅和当地相关部门领导对中医的支持力度,令我感叹甘肃实在是中医的天堂。但来到广州,则又多了一番感慨,除了政府相关部门同样会大力支持中医之外,广东这边的民众对中医的热捧支持程度应该是国内最高的,看看这些大学生们渴望求索的眼神,就知道他们对中医的认可程度。总之,感觉这边人人都对中医充满了信任感,几乎看不到那种疑惑或不屑的眼神。


第六场:5月29日     广州  《经络、经筋、气血》

第六场讲座是在广东省中医院举行,演讲的题目是“经络、经筋、气血”。因为都是讲干货,不从事临床的人也不一定能听得多明白,所以本次讲座原计划是面对二十多人的院内专业医生,但没料到最后还是来了近二百人,院方不得不临时变换会场,从小会场换到最豪华的主会场。


关于经脉,我更喜欢遵古法写做经脈。在中国文字里,脈与脉是有不同内涵的,我觉得脈字更符合《内经》所言十二经脈十二经水的比喻。那么经脈在哪儿?看看《内经》是如何说的:“经脈十二者,伏行分肉之间,深而不见。”经脈有什么作用?看看《内经》是如何说的:“夫十二经脈者,人之所以生,病之所以成,人之所以治,病之所以起,学之所始,工之所止也,粗之所易,上之所难也。”经脈有多重要?看看《内经》是如何说的:“六经调者,谓之不病,虽病,谓之自已也。”也就是说如果你的经脈调和很好,是不会生病的,即使病了,身体自己也能康复。


我相信专业的学术语言,对于这些专业医生们,已经没有任何吸引了。而且越来越专业的中医学术理论,似乎并没有给中医带来繁荣,反而逐渐出现枯萎,这个现象应该值得我们深刻去反思。何况我本是一介草根,民间针者,除了道法自然也讲不出多少现代医学的大道理,所以我只能用自然生活中的某些现象与规律来打比喻,结合《黄帝内经》原文,讲解了我眼里的经脈气血。我希望让所有人都能听懂中医的道理,因为只有我懂你懂大家都懂的中医道理,易用难忘,才具备永恒的生命力,终而不灭,久而不绝。看着台下不断点头的同道们,作为一个民间中医人的自豪感油然而生,我希望能实际行动去唤醒更多的专业医生重新审视《内经》,重新理解自然与生命的关系。


省中医副院长胡延滨在会上作了讲话,胡延滨在省中医主管中医文化宣传,本身又是针灸专业硕士,真人眼里揉不得沙子,所以他讲话态度非常踏实中肯。去年七月我去广州的时候,胡院长通过他们省中医骨科范京强主任医师认识了我,然后那天晚上我们在亚洲大酒店宾馆里见面,他提出自己多年来在中医针灸方面遇到的一些疑惑,我从道法自然的角度,一一作了解答,令他非常满意。而胡延滨对中医针灸史如数家珍般娓娓道来,也令我佩服不已,我们聊了两个多小时,直至深夜,意犹未尽。自此以后,胡院长每次见到我都称我师父,我当然知道他这是一种谦逊的礼节,但同时也明白我的某些学术观点,已经得到这些专业人士的肯定与认可。


省中医骨科范京强主任医师是最有说服力的立新七针践行者,他在省中医临床运用立新七针一年以来,取得的成绩是院内上下都有目共睹的。由于患者太多,范医生每天都忙得非常辛苦,常常下午一两点钟了还没吃午饭。有时候看到他这么劳累我也非常心痛,但现实就摆在那里,有那么多患者等着我们帮助,该承担还得尽量承担。但中国这么大,患者这么多,仅仅靠我们少数人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唯一的办法就是我作为先行者,承担所有探索过程中的风险与谩骂攻击,然后总结最安全最有效的经验,去传授一部分学生,让他们做给大家看,然后大家一起努力去推广与普及这些针术,让更多的医生都投入到《内经》九针的行列里来,振兴中医针术,这才是患者真正需要的期盼。


省中医这堂讲座,广东省发改委的领导也亲临现场,对我们支持度非常高!听领导说他们正在着手计划,准备降低门槛让广东的中医们更容易拿到行医执业,他认为国家支持中医的政策应该是“松进严管”,敞开大门然后进行严格监管,而不应该用严禁入门来限制中医的发展。这一观点我发自内心的拥护,感叹中医的春天即将来临。从自然的角度来讲,无论任何医术,中医还是西医,科学还是不科学,行还是不行,好还是坏,其实谁都不用贸然下定论,直接交由市场和患者们去衡量,自然就会出现优胜劣汰的局面,大浪淘沙之后,被水冲走的就是尘土与漂浮物,真正有分量的一定会留下来。由此可见广东这边官员们非常有大智慧,所有真正热爱中医的人,都一定会非常尊敬这些真正为民着想的领导。广东现在是中医最适合生长的土壤,未来也必定是中医最美的天堂!


第七场:5月30日     佛山   《信解行证》

第七场讲座,题目为“信解行证”,会场放在广东佛山。正如常言所谓,开悟只在一瞬间,自从08年我在香港大屿山宝莲寺看到碑文“信解行证”四个字之后,令我对自己过去九年所学到的各种中西医的医术产生了极度反思,从此开始踏入《黄帝内经》的世界,开始从道法自然现象的角度去思考中医,并一直以这四个字作为自己的座右铭,指导自己的事业和人生。


《华严经》云:“有解无行,增长邪见,有行无解,增长无明”,作为一名医生,治病当如同破案,于错综复杂千丝万缕之中,用火眼金睛去寻找元凶。倘若仅凭表象下结论,或完全跟着机器电脑行走,丧失了自我,这样治病,对患者绝对是极端不负责任的。从治学角度来讲,切忌人云亦云,更不可盲目以书为证,可叹当今学医之人,闻风而动者众,凡事不求甚解,仅凭表象或一知半解就妄下定论的大有人在,导致人生事业错谬连绵,实在可悲。


广州中医药大学教授潘毅也来参与讲座,潘毅是医学博士,博士生导师,从事中医教学、临床、科研二十多年,他写的《寻回中医失落的元神》一书影响力很大。潘毅老师点评了我在讲座上提出的“针所不及”的观点,他认为这一点做得非常好,如果我们只顾宣传九针的优点,不指出针术的不足之处,就很容易让一些人误以为九针无所不能,从而将九针举向神坛,最终的结果就是给九针带来灾难。


杨硕成是正安文化的特约老师,他生于台湾,因体质虚弱,经医师抢救才维持住生命。幼年终日与药物为伍,由于恐惧死亡,从小学五年级起就开始思索生命的意义与真理。26岁随祖光禅师学习现代禅,28岁起,工作之余在许多单位、团体指导初级禅修与止观禅修。现在正安文化开设了《止观禅修》和《武当太极道》课程,言传身教去传播佛道双修的理念。他在座谈会上分享了自己对“信解行证”的理解,他认为中医人“只有实践才能将脑海中的知识转化成自己内在的个性”,这一观点非常棒,只不过他讲的含蓄而优雅。换成油麻菜来理解就不一样了,油麻菜说实际上杨硕诚要表达的意思,就是要想办法怎样把吃进去的猪肉变成你自己身上的人肉。


范英志老师是正安生命资产管理学院的特约老师,毕业于辽宁中医药大学,在国内行医多年,后在英国行医十年,是英国皇家医学会会员。他对中医经典《黄帝内经》《伤寒杂病论》《神农本草经》《难经》等都有深入研究,尤其在传统术数,如风水、八字、紫微斗数等方面有独到而系统的研究。范英志这次提到术数在《内经》里的重要性,特别讲到对井穴的理解,为什么《内经》的井穴要定位在指端呢?这是个问题,但很少有人思考过,当然很多人都是不明白的。很多问题就是这样,当你没用心去思考的时候,你也许就司空见惯,视若无睹,一旦当别人提出这个观点,你才突然发现:喔,是啊,这什么道理呢?可你想过没有,这个问题怎么你从来没有去思考过呢?为什么不是你先提出来呢?





热度 ( 1 )

© 正安立新七针工作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