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针学术交流月总结(一)

  作者前言:2014年5月,正安聚友会与重庆立新七针针灸研究所合作,共同举办了“立新七针学术交流月”活动,于5月17日正式开始,至5月31日圆满结束。谨以本篇日志,作为本次活动的回顾与总结,与广大热爱《内经》九针的朋友们分享体会。


立新七针虽然来自于民间,但由于紧密联系着《黄帝内经》,针形针具完全符合《内经》九针思想,针术与针法源自内经九针哲学,理论体系也是完全尊崇内经而道法自然的,所以无论理论还是疗效,都经得起同行挑剔眼光的严峻考验,因此所到之处,无一例外都获得了同行与老师们的一致好评,这就是《黄帝内经》的魅力。


第一场:5月17日     北京  《立新七针溯源》

第一场讲座是在北京东城区图书馆举行,我在会上向大家讲述了立新七针的来源,《内经》九针的历史,立新七针每种针具的功效与运用,临床实战疗效汇报。


众所周知,《黄帝内经》有九针,九针长短大小各不同形,各有所长,各有所宜。我们根据自己临床的需求,将九针里的员针、鍉针、锋针、员利针、毫针、长针、大针这七种针具提取出来,组合成一个团队,冠名“立新七针”,所谓“立新”,寓意七针的疗效能令患者收获“立刻重获新生”的喜悦。


七针相当于一个精诚合作、协同作战的兄弟团队,临症治疗皮肉筋骨血脉等等各种问题,皆有相应的针具与针术,单独或协同施治,疗效安全迅速而稳定。立新七针运用的核心内容其实是九针思想,九针思想值得我们所有中医人去努力推广运用,造福广大百姓。


第二场:5月18日     北京    《立新七针的临床治疗:痹症》

第二场讲座在正安中医医馆内举行,讲解立新七针诊治中医五痹的临床经验。参会者主要是专业医生为主,原计划主要针对正安医馆内部医生交流学习,结果会场爆满,严重超员。


上千年来,中医针术已经习惯于一枝独秀的逻辑,无论何人,无论何病,无论筋骨皮肉血脉,统统以毫针为用。在立新七针看来,膏梁菽藿之味,何可同也?风寒湿三气杂至,合而为痹也。且不论病患内因外因差别巨大,仅仅感受风寒湿的深浅多寡不同,就表现为皮痹、脉痹、肌痹、筋痹、骨痹等各有不同症状,并且症状还有新旧大小深浅之分,患者有男女老少、贫富贵贱之分。所以治疗必须对症择针施治,不可能用一支毫针去治疗所有的病痛,那样做是不明智的。中医针术应该符合自然之道,《内经》九针其实才是真正科学的道理。


人与“人”有何区别呢?——血气已和,营卫已通,五脏已成,神气舍心,魂魄毕具,乃成为人。筋、骨、皮、肉、脏腑、神经、血管、细胞、血液组织液等这些看得见的成份,其实只是人的最基本的组成。医者治病,治疗的是活着的人,所以绝不能只把眼睛死盯在尸体解剖、运动力学这些上面,这是远远不够的。一个完整的生命,除了这些看得见摸得着的物质以外,还应该包括气血经络、营卫循行以及思想志意在内。


著名骨伤科专家罗炳翔老师,是一位学术风格非常认真严谨的医者,现场讲解了他眼中的立新七针,罗老师自去年来重庆参加了第一届“全针会”之后,回去开始临床运用七针治疗筋骨病痛,屡有奇效,逐渐对九针产生了浓厚兴趣。


林杰老师性格内向,不管是讲解自己的理念还是回答提问,他总是那么腼腆,分享完他对七针的运用经验,在谈到未来我们的任务是努力振兴《内经》九针的时候,他的腼腆少了许多,增加了许多坚定感。


北京中医药大学针灸学院腧穴教研室讲师王朝阳博士,在全程听完讲座之后,做了最后的总结,他对立新七针的理论思想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并对振兴《内经》九针方面提出了一些宝贵的建议。


第三场:5月21日     天津    《冰台的针灸心路》

第三场讲座在正安聚友会天津分会场举行,主讲内容为冰台的针灸心路历程。讲座开始之前,有五个高度信任七针,并愿意践行七针学术思想的朋友,走到了一起,他们在会上做了自我介绍,发誓将跟随这次学术交流活动,参加完全程八场讲座。



光头传染症,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席卷了正安中医,并有逐渐蔓延的趋势。自林杰之后,罗炳翔也削发立志,抛弃烦恼丝,专注研究《内经》九针。感动!那么,下一个秃瓢的人将会是谁?范英志?油麻菜?


第四场:5月24-25沈阳     《针所不及》

 

第四场讲座是在沈阳中医药大学举行,但去沈阳途中,沈阳聚友会在鞍山举行了一场名为“新形势下中医药人经验分享交流会”的讲座,我应邀去了鞍山,在会上讲解了对《内经》九针思想的理解与认识,实际上原计划的八场讲座就变成了九场讲座。


当听到一位中药老师讲到当前中药市场存在很多问题的时候,我不禁开心笑了。我不是笑假药好,假药泛滥只能令我心情沉重,是我此刻突然感到九针的优越性太大了。难怪《灵枢》一开篇黄帝会如此重视九针,而且《针灸大成》也总结出那句“必欲治病,莫如用针”的经典语录。从古至今,凡是药品买卖就一定有谋求暴利的奸商参与,就一定会有假冒伪劣药材出现,这就增添了医疗行业里很多不安全的因素。而针术治病的过程,直接参与治疗的总共就是这几支针,没有可以增值暴利的空间,奸商无法生存其中,不可能出现这么多假冒伪劣,也不用担心真假药物的毒副作用。九针的价值是体现在智慧、知识与经验积累基础之上的,相比中药而言,针术治病,实在是太纯净了,所以令我油然而生自豪感。而且九针治疗操作方便程度在所有医术中首屈一指,田间地头分分秒秒可以见效,效果持久稳定,理所当然应该成为首推的最佳医疗手段,这就是我们努力振兴七针,将来回归九针的重要目的。


导引术是中医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但可悲的是当今中医十之八九不懂呼吸导引。人体生存能量的来源,一个是呼吸,一个是饮食,再一个睡眠休息,因此自古以来中医都将呼吸导引术放在首位。作为一个中医人,首先应该让自己有一个强健的身体,充沛的精力,这是行医必须的前提。如果你自己都面如死灰,饱受颈腰腿痛苦折磨或脏腑慢性病缠身,我很难相信你真的明白了气血的道理,不明道理开口动手都是错,那么,你治病的疗效如何,不用考察我就已经知底了。


辽宁鞍山千山温泉疗养区的早晨,带领正安聚友会的朋友们一起练习呼吸吐纳之法,自08年以来,呼吸导引术带给我无尽的益处,改变了我的体魄,也改变了我的人生,所以我非常愿意帮助更多的朋友认识并体会到导引术的魅力。



常言道,简单的动作重复练,天长日久之后就成了绝招。其实,对于学习中医的人而言,通过练习呼吸吐纳,最大的好处,是可以令我们充分认识经络气血的真实内涵。否则你看书读书再多,一辈子也很难明白什么是中医的气血,“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所以,学中医,如果不懂得呼吸吐纳,不学也罢。


这些动作,看起来似乎不容易,其实你只要练习呼吸吐纳一段时间之后,气血开始充盈肌肤,你也可以很轻松的做到。而你让一个身体虚弱的人,或皮肉松弛的年轻人去做这个动作,是做不了的,气血的理解就是这么简单。简单动作重复练,天天练,就练成了一项本能。总有一天,你好,我好,大家好,这种境界你一定能感受到的。


辞别鞍山,终于来到了沈阳,在沈阳中医药大学主讲了题为“针所不及”的一场讲座,这已经是这次七针学术交流活动的第五场讲座了。


针所不及,有两层意思,《内经》思想认为,中医针术是多元化的,应该由鑱针、员针、鍉针、锋针、鈹针、员利针、毫针、长针、大针这九针组成。一个针者,仅仅掌握毫针,是不足的,这是针所不及。另一层意思,我们必须懂得针有针的局限性,针所不为,灸之所宜。根据《内经》理论,中医的完整构架应该包括砭、针、灸、药、熨、按跷、导引、祝由、咒禁等多种医术系统组成。一个医者,仅掌握针术或药术,都是不足的,这也是针所不及,而应该全面掌握学习中医系列医术知识,并合理运用。


罗大伦老师亲临会场,并发表了精彩的点评。我跟罗大伦老师是第一次见面,但常听油麻菜提起这个名字,也算久闻大名。可不知为什么,我常常把他跟罗大佑相混淆,而罗大佑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位风格歌星,《童年》、《恋曲1990》、《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等歌曲一路伴随我走过了青年时代,所以我虽然不了解罗大伦多少,但爱屋及乌的逻辑,令我没见到他本人之前也怀有一种分量不轻的好感。看他站在讲台上兴高采烈的样子,原来沈阳中医药大学还是罗大伦的母校呢,这个讲台是他曾经熟悉的地方。


晚上讲座结束之后,一行人顺道去拜见了三七生老师。三七生这个名字,很多年前我在民间中医网上久闻大名、如雷贯耳。见到他本人,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两个字“低调”,民间隐士那种感觉。首先聆听他弹奏了几曲古琴,悠悠高山流水,万壑松风云涌,古琴那绝美的声音,一下将我们从疲惫的现实带到了入仙的境地,沉醉其中,忘乎所以。


茶过三巡之后,纳入正题,我向在座各位展示了我的立新金七针,并现场示范,以金毫针治疗一位女士所谓的“心脏病”,手起针出之际,胸闷头胀肩背发紧等症状立刻消除。三七生对我的金针颇感兴趣,伸手把了把油麻菜的脉,然后取出一根粗如棒针的金针,在油麻菜足三里上扎了一针,勇敢的油麻菜又一次尝到了体悟。





热度 ( 2 )

© 正安立新七针工作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