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所不及

再好的理论,也必须靠实战的征服才能够证明你的重要性。常规的中医学是先学理论,然后以理论去指导临床实践。而我非常有幸,没有学过系统的现代医学理论,所以我读《内经》的时候,是先积累了一些实战经验,反过来从实战的角度去寻找《内经》理论的支持,也就是反其道而行之,以实践指导理论。因为我在生活中懂得一个道理,野孩子没人瞧得起他,哪怕地位非常卑贱的乞丐也不会对他客气,但达官贵人的孩子出来,年纪再大的百姓见了也油然生起几分尊重。立新七针师出无名,所以我一定要寻找合适的《内经》的理论来支持我的实战经验,以证明我针术疗效的科学性。因为在我看来,《黄帝内经》是中医界绝对权威的大佬,大佬说是对的就是对的,大佬说是错的就是错的,一般人没法也不敢违抗。这一步骤是必须的,如果我不寻找《内经》支持,我实在想不出这几支针怎样才能活下去?还有比《黄帝内经》更早更成系统更权威的吗?当我找到合适的理论,把这些针术针法与《内经》紧密结合起来,并且得到一些有一定境界的同道中人认可的时候,我觉得可以公布公开了。把这些针放养到自然社会中去,让所有人都去运用,让更多的人充分感受到《内经》古九针的魅力所在,我们就用这样的方式去振兴中医针术。

 排除很多的干扰之后,就可以一路走得比较顺畅一些。当然,打铁还需自身硬,要化解面对的强大力量必须要有前提的。首先七针的强大疗效是实实在在明摆着的,不畏惧任何挑战。不服?是骡子是马就拉出来遛遛,别忘了七针虽然没文化,但它们的名气都是在艰苦环境里身经百战打出来的;其次七针的针具和理论是出自《黄帝内经》,无论从里往外分析还是从外往里分析,都经得起推敲,都可以解释通透,理论讲出来大家都懂,也就是说大家公认七针是《黄帝内经》的血统了,而且还道法自然,所以这七针也算有强大后盾支撑了;第三点非常重要,国人普遍有羡慕嫉妒恨的情怀,我分析过这些心态和后果,基本上招损的那些,都是那些比别人强的个体自然人居多,通常是没有人对一个乞丐或地痞无赖之流产生羡慕嫉妒恨。目前我又毫无保留的拿出来与大家资源共享,这是为中医做的一件好事,我已经空了,你还羡慕嫉妒我啥呢?而名誉来说,我自己尽量退缩到后面,让那几支针在前面成为吸引所有人眼光的目标。在这样的前提下,攻击我的人必定就少了很多。再说一般人的那点攻击是奈何不了我的,我能写会说又擅长实战,所以个别人来攻击我通常都反受其辱,别忘了冰台可是网络上身经百战被万人骂出来的,已经修炼成不死的小强。如果还有人要去攻击这些针,那就是攻击《黄帝内经》啦!这显然是与众人为敌,最后也是自取其辱。

 开个玩笑而已,真正学医的人,特别是有一定层次的人,都是善于思考的,也是善于观察实践总结的。所以他们懂得如何对待一件事物,不会不理性,更不会有无知的冲动,我以上仅仅开个假设的玩笑而已,放松一下读者的情绪。玩笑话说完了,该言归正题了,继续讲针。虽然七针疗效不错,但我们必须清醒的认识到一个严峻的问题,那就是:针所不及!

 实际上在我看来,中医的完整体系包括了砭、针、灸、按跷、中药、导引、祝由、咒禁等多方面的内容。理论上说,这些方法可以包治百病。古代的中医这些方法基本都懂,我实在无法想象现在的很多中医自身僵硬板结,腰腿痛缠身,他们是怎样理解气血二字的。古时候的中医,稍有名气的都是全科大夫,他们在针灸、药、按摩、气功、祝由这些各方面都是深有认识体会的高手。说到全科大夫这一点,有人认为当今应该遵循古法,教育培养全科大夫的中医,这我有不同见解。我认为全科大夫在古时候是可行,所有病你都要会治,那时候方圆几百里可能也就你一个大夫,你不治谁治?再说那时候方圆几百里才你这么一个大夫,患者也不一定门庭若市,因为人口少啊!现在别说方圆几百里,就一个小镇子,你医术稍微出名一点,就忙得你够呛,人多为患啊!所以学中医千万别忘了与时俱进这一规律,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的中医,再效仿古代中医搞全科门诊就不实际了,也是行不通的。但这并不意味着现在的中医就不需要掌握这些方法。当然,你是一枚粗工也就罢了,如果是一个中医,这些方法每一种都应该有所掌握才合理,如果是一个上医,那这些方法每一种都应该精通才对,否则德不配位。

 在临床治疗中,虽然并不要求你做全科门诊去包治百病,但在专科疾病的诊治中,也一定要善于择优组合去运用这些方法,否则就是不配称为中医的。因为就人体结构和生命组成而言,除了肢体关节脏腑神经血管体液等等,还应该包括气、血、精神、志意这些,否则这个生命是不完整的。而且这些成分还必须是处于正常状态,也就是“血气已和,营卫已通,五脏已成,神气舍心,魂魄毕具,乃成为人”,这才是人应该具有的状态。如果某一方面或几方面都失常了,那就是“患者”。做医生的,你用什么方法去调理?仅仅用针,甚至仅仅用毫针,那是远远不够的。地球上几十亿人口,为什么没有完全一模一样的两个人存在呢?因为这就是自然规律——变数。所以在道法自然的中医看来,他所面对的每一个患者,都不是固定不变的,不可以用一方一法去应对所有的患者。

 那么中医面对一个时刻在变化的未知世界,怎么去捕捉“机”?这里面有虚实方法之分,你要捕捉的是很多方面的“机”。实的方面,指中医选择使用砭、针、灸、按跷、中药、导引、祝由、咒禁等方法去治疗,虚的方面指每一种方法的运用,都会涉及天地人的内涵。每一个运用这些方法的中医,他在医术方面修炼的层次以及自身学问的厚薄、阅历深浅、经验多少、身体状况、心情情绪、环境对象等等都会决定他施术的质量;同时患者的疑信程度、知识层面、体质气血强弱、经络畅通情况、心情情绪、天气、地域、饮食、病史、治疗史、对病痛的认知程度等也会决定疗效的好坏。如果一句话以盖之,也就是虚中有实,实中又有虚。

其实砭、针、灸、按跷、中药、导引、祝由、咒禁等每一项医术背后都包罗万象,深不可测,也就如《内经》所言“夫大则无外,小则无内,大小无极,高下无度”,一个人穷其一生也难领悟透彻。所以在《内经》里有“针所不为,灸之所宜”一说,也就是提醒我们针是有局限的。必须做到博学广闻,通贤达智,虽然这些方法众多,我们不一定能够全部精通,但我们必须朝着精通这个方向去努力,这才是值得推崇的治学态度。医者必须明白,只有集这些方法于一身,就似拥有了由多个强悍的单元体组成的一个大的组合,你身上的能量才会威猛无比,临床实战中信手拈来,方可事半功倍。

 各种医术的组合,是大的组合。那么每一个单元体里,又应该有一个小的组合,这才符合自然之道。如中药,并不是一味药独打天下;按跷又有分用手、用脚、用肘、用膝、用足等,甚至还有不同手法的门派组合;导引,也是由呼吸吐纳等多种方法结合起来,都不是单一的一种。所以我们如果再来看中医针术,毫针虽然非常重要,在很多方面表现也非常强大,但就中医整体而言,针,不应该只是毫针的天下,因为你面对的不是固定不变的几种状况。如果有机会让你真正回到自然界各种环境里去实战,你就会深刻认识到,单一的毫针,无论疗效还是理论都显得非常不足。所以真正从道法自然的角度去看针,九针组合是最合理的,针对皮肉筋骨血脈有各自不同的治疗方法和理论,这样的组合,才可以所向披靡,战无不胜,才可以称之为真正中医的针术。

热度 ( 1 )

© 正安立新七针工作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