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台论治(四)

冰台今天还是谈气血,或许,我所说的气血,并不一定是你理解的气血。因为我没什么文化,我的理解能力也有限,所以我是无知者无畏,所以当我再次开始胡说八道,言词中倘若又出现冒犯或不妥之处的话,还望各位海涵!

有一个问题,狗为什么咬人?不知学中医的朋友们有没有思考过。我们经常看到或听说某人被狗咬了,大家可能不以为奇怪,但我就去深入思考过这事。我认识有一个人曾被狗咬过三次,为什么有的人老被狗咬?被狗咬的都是些什么人?

同样是人,同样是狗,为什么有的人狗一见到他就躲?你可能会说这狗太胆小,那人是恶人!好,可为啥有的人看起来很凶悍,还是被狗咬了呢?你可能会说,这狗是恶狗!哈,答对了,恶狗才敢咬人。但是,你知道吗?有的恶狗也不敢咬人!我就是不怕恶狗的人。曾经有一次我路过一个村庄,有条很大的狗非常凶恶的朝我狂吠,要扑过来咬我,村里的人说你要小心!这狗凶得很,咬过好多人。我一听,不但没有害怕,更没躲避,我火冒三丈恶狠狠的朝它迎过去,我疯狂大声啸叫着扑过去想要杀死它!这种气势,把那恶狗吓得一溜烟跑了。呵呵,不是我疯了,这是因为,我知道邪不压正的道理,我的气势必须比它更强大!狗是通灵性的动物,它当然知道好歹,它不怕我还怕谁?

治病之道也是如此,医生也好,患者也罢,身上一定要有一种无畏无惧的浩然正气,你才镇得住病魔!如果你害怕,畏惧,你是搞不定的。患者越害怕病魔,病魔就会更加嚣张。所以有的癌症患者整天担惊受怕,越害怕死,越是很快就死了。而有的癌症患者,医生说最多活两个月,他一想,反正都是死,什么都不怕了,该干嘛就干嘛,无畏无惧,结果好多年过去了还活得好好的。所以治病的过程,医生和患者,都要有信心,都要大无畏地去对待病魔。为什么做医生要有德呢,这个德,是一种正气,是用实力征服对方令其心服口服,不是毫无理由的谦让,不是懦弱,更不是憨厚,否则,只会令病魔得寸进尺。所谓以德服人者,心悦诚服也。但有的情况,就不能以德服人,必须以绝对气势征服他,如果是卑鄙龌龊之物,就没有让他继续存在的必要,直接灭掉。

生活中,有这样一句谚语: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狠的,狠的怕不要命的。这是什么道理?这绝对是真理!欺软怕硬,这是人的一种本能,也是病魔的本能,当然也是一种治病之道。你越害怕,表现就越软弱,越软弱,死得越快,我觉得学中医之人可以借鉴这一规律。我们经常看到一种状况,有的人行为小心谨慎,憨厚老实,好端端的没惹谁没招谁,却经常莫名其妙的被人欺负。这是为什么?这就是阳气不足,虚弱,你虚,邪气就敢欺负你!而有的人天不怕地不怕,他也没来欺负你,为什么你一看到就害怕他?因为你感觉到对方太强势,而你,正气不足,所以一看到他,你就油然而生畏惧感。为什么有的人欺负你,你虽然不服气,却只敢远距离骂他却不敢跟他当面动手?因为你底气不足,自知不是他对手,也没有那不要命的胆量,当然只能动口不动手。

所以一个懦弱胆小贪生怕死的人,是不适合学中医的,一个没有气势的人,你根本就压不住邪。道理如此简单,我一看你懦弱得只敢骂阵,就明白你治病的本事太小,还忽悠个啥?

对的,气势!医生临症治病务必要有压到一切的气势。气势之下,你的气血能量到达极限大,酣畅淋漓发挥到极限,举手投足毫无顾虑,该伸手就伸手,该扎针就扎针,随心所欲手到擒来,信念如此强大,疗效再差也有几分!

气势靠什么来形成?不是你憋气鼓气就有的,人身上的气,不是指呼吸那一口气,这个气,是呼吸运化之后产生的一种无形的能量。这个能量怎么看得到?大家都在呼吸,同一片天,同一块地,最多就是呼吸量的多与少,除此之外有什么不同?抛开穿着打扮,抛开身份地位,我们能够体会和观察到的人与人不同的地方,只是精气神的展现各异,这种精气神所代表的就是能量。

气是靠修炼来的,修炼呢,有思想的修炼,有意志的修炼,有身体的修炼,有技术的修炼,所以学医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要各方面综合素质都很好才容易成功。明白这道理,你就知道,对于患者,对于医生,这个气势,对于治病,是多么的重要!

气血是相互相存的,人体缺一不可,中医讲“气为血帅”,俗语也说“强将手下无衰兵”,这些都是自然之道。所以气足了,你的血也不会虚到哪里去。我们都知道一个人中气十足的话,他说话发出来的声音都振聋发聩,站在他身边就能够感觉到很强大的能量,这种人是不容易患什么颈腰椎病的。一个篮球,如果气充得很足的话,你是打不坏它的,但泄气的篮球,你很容易就可以破坏它。

那么气不足血也虚的患者怎么办?总不能勉强鼓足勇气来应对病魔吧?呵呵,当然!勉强的也是外强中干,没用的。我们要先查明到底是真的气血不足,还是有货没拿出来用呢?如果是真正气血不足,那就要以调补为主,这需要一个过程,我比较赞成从脾胃着手,因为脾胃乃后天之本,气血运化之源,你不吃东西是没有能量产生的,也就无以为气了。我们常说饿得头晕眼花,有气无力的,所以调理气血重视脾胃是没错的。哪怕是辟谷呢,你可以不吃粮食,但你不能不喝水,这些都不重要,反正你的脾胃都不用来运化粮食了,废弃不用,不如把你脾胃的运化功能去掉,试试看你能维持几天?当然,这只是假设,开个玩笑,哈哈。

如果是有货没拿出来用,也就是说患者气血本来是够用的,但目前所表现出来的却是气血不足,那么这种气血不足只是一种假象,是由于气血通路遭受内外因而瘀堵,造成的前后方气血不足,这样的患者很好办,不通畅的地方疏调一下就好了。或者,想办法增加气血的能量,不用傻乎乎的去疏通,气血能量大了,自己就冲过去了,洗刷得干干净净,还瘀堵个啥?

调理气血,大多数的医生都是疏调补泻,我的观点可能跟很多医生的观点不一样,除了常规的疏调补泻也要运用以外,我更喜欢激发人的本能来快速生发气血。不管你是真虚还是假虚,只要是没虚到无依无靠的程度,我都可以用这套理论来快速激发气血。本能是与身俱在的,每个人都有,只是强弱不同罢了。

为什么贫穷农村的孩子,大冷天的穿得单薄,吃的也不够营养,赤脚露体的也不容易感冒?为什么你家孩子穿得里三层外三层的,养尊处优,避风如避箭,避寒如避贼,还是动不动就感冒了?为什么你那么注意枕头和睡眠姿势,还是经常感觉颈腰椎不舒服?为什么农民工劳累了,疲惫了,躺在阴冷潮湿的角落睡得跟“二师兄”一样七扭八歪的,醒来也没出现落枕腰腿痛之类?类似例子太多了,比如正常情况下,你一天不吃饭就饿得头晕眼花坚持不住了,如果地震把你埋地下了,有一个狭小空间你侥幸没死,没吃没喝你可能能够苦苦支撑一个礼拜!

可以说,人就是一个贱相,不能太享受了,也不能对他太温柔了。我通过观察很多自然现象,总结出来一些“歪门邪道”的治疗理论,其中有一条,就是认为调理某些患者的气血,就是要将他的本能激发出来,我认为这种本能状态下产生的气血,才是抵抗外邪的最好的能量。我们看动物,野生动物的灵敏和警觉性是相当的高,稍有风吹草动立刻蹦起老高一闪就消失了,因为它的本能还存在。而饲养的宠物,乖巧是很乖巧,但木讷笨拙到你踢它一腿也没什么大的反应,它的本能已经磨灭得差不多了。想想,野生动物有多少是病死的?而饲养的宠物有多少是无疾而终?

所以气血不是仅仅靠你精心养护就可以强大的,必须拉出来实战。世界上所有的军队,都要经常实战演练,演练的目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提高战术水平。如果这支军队养尊处优,吃得好,穿得好,睡得好,士兵个个都长得肥肥胖胖的,能够打胜仗?想想毛泽东当年怎么带领一帮泥腿子建立新中国的吧,人家有爬雪山过草地的能量,如果毛泽东带领一帮富人们起来闹革命,不可能有今天。

那怎么去激发本能?千万别理解成肌肉强刺激,那样有些患者就可能深受你害了。先看看《内经》吧,不然我说破嘴你也不明白。先了解古九针,分析每种针的寓意、含义、功能,然后了解这些针怎么用,这可是《内经》里面都讲得很清楚的,不用我多说。你没去认真研究一下古九针,肯定不能明白我为什么要说通过激发本能来产生气血,当你研究到了一定层次,就会明白这是很神奇的现象,也是很自然的道理。

有时候我就没想明白,《黄帝内经》出现上千年了,为什么就没有人真正研究一下古九针呢?老祖宗留下这么好的针具针法,干嘛闲置不用,非要去崇洋媚外?前人也偶尔有研究九针的,可出来的针具却很牵强的,不能自圆其说,更不能跟《内经》理论合得上。

我想,或许是专业知识越多,不屑一顾也就越多,不屑越多,疏漏的就越多。另一个原因,中国人历来有盲目服从的习惯,动不动就是皇帝诏曰,动不动就引经据典古人的理论,动不动就是遵循某领导指示,似乎这些人的观点就是绝对正确的,你就忘了这些人也是凡夫俗子啊,是凡夫俗子他们的言行就一定有对有错的,干嘛这么盲从?一点自己的主见都没有呢?所以就不奇怪了,你这样的人看《内经》一定是跟着别人的观点走,别人错了,你自然也就错了,别人没有运用古九针,你自然也就认为九针除了毫针其他的都没啥用。还有一点,虽然你学富五车,却没什么生活阅历,人情世故啥都不懂,那一定无法深刻理解《黄帝内经》的内容,更无法理解九针的形状。那么,单一迷恋毫针上千年,舍弃其他几种神奇的针具针法,也就不足为奇了。

个人愚见,学习《黄帝内经》一定要结合生活与自然现象来读,这样才容易读得懂。因为《内经》里的很多内容,都在生活中有所体现,倘若你阅历肤浅,生活常识几乎没有,学到的书本知识再多,也无法真正理解天人合一。如果你见多识广,《内经》里所说的,没经历过也看到过,没看到过也听说过,还有什么不好理解的呢?

所以,我这个没什么专业医学理论知识的草根针者,就很自以为是的按照自然规律和生活现象,总结了这一套针具,总结了一些肤浅的治病方法。这种思路,也许是愚昧的,也许是正确的,但从本人几年的临床实践运用来说,我觉得还蛮正确的,所以,很固执的坚持了己见。

 

 


热度 ( 3 )

© 正安立新七针工作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