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台论治(三)

女儿两岁九个月,最近一直嚷嚷着要去上学,昨天终于带她去一家幼儿园报了名。小家伙回来一直很兴奋,昨晚上玩到十一点多钟才睡觉,原以为她今天早上会睡懒觉,没想到早上四点钟就醒来了,再也不睡,穿好衣服背上书包,就等着送她去上学,她平时可都是七点多钟才起床的啊。中午下班接她回家来也兴奋得很,一直熬到下午一点多钟,才睡了午觉。

这种情形,相信大家都不会陌生,我小的时候,每次知道第二天父母要带我出门旅行,或第二天学校要组织去春游活动的时候,也是兴奋得睡不着,早晨很早就起来了。

古语说“人逢喜事精神爽”,何为喜事?何为精神?这是一个值得我们医生应该深思熟虑的话题。为什么人遇到高兴的事,会如此兴奋然后就不知疲倦了呢?人不疲倦的原因正是精气神的支撑所致。有一定修为的人,他们相对来说精气神比较充足,自控力也比较好,一般不会受大惊大喜的太大影响,遇到兴奋的事情基本都能够保持常规状态。小孩子虽然阳气充足,但自控力相对比较差,所以也容易诱发兴奋状态。对于气血瘀阻的患者来说,他们的精气神是处于比较隐藏状态的,但是当受到外因的诱发,也可以表现出来,所以这一状况值得我们利用。
  精气神怎么理解?我们观察一个人,说此人红光满面,目光炯炯,行动敏捷,说话中气十足,我们就说这个人精气神好,这是一种靠感觉得来的结论。倘若将这个精气神十足的人,跟另一个萎靡不振、黄皮寡瘦、行动迟缓、有气无力的人,都作为尸体解剖来看,他俩的骨骼应该都差不多,肌肉也差不多,神经血管也差不多,总之除了比例不一样,形状基本是一样的了,为啥他俩活着的时候的表现,给人的感觉就完全不一样呢?这个就是精气神的区别。
  我治疗一个患者病痛的过程,一般在半小时左右,但真正扎针的过程一般只需要几分钟,反而跟患者的交流时间就有近半小时之多。我认为凡是对患者负责任医生,他的一次治疗过程,应该是包括了前奏的检查诊断,然后先治神,最后才治病,这才算得上一次完整的治疗。上次网上有位医生嘲讽我跟患者交谈这么久时间是不搞正经的事,我并不生气,因为他不懂事理,没必要与他计较。这里谈到论治的时候,我才引用他来打个比喻,这位医生虽然言语里论病谈得似乎头头是道,其实在治病医术方面的修行根本就不配做一名合格医生,说得简单直接一点,他脑子里根本没有一点“精气神”的意识,这种人用所谓“科学”手段的治病才是真正在忽悠患者。

做医生,一定要先让患者相信你能给他治好病,这太重要了,剖析他的病情,分析讲解给他看,让患者相信你的能力,相信你能给他治好病,相信他的病对你来说不过小菜一碟,太简单了,举手之劳而已,让患者从内心里相信自己的病立刻就要好了,你说他除了兴奋之外,还会有多少郁闷?还没具体的开始治疗呢,患者心情提早就变愉快了,心情愉快了,精神状态也马上随之而改变,然后我们治疗的效果也跟得上,前面有预言,后面有效果,前后验证,太好了!这样的疗效,对这位患者来说,信任+疗效+信心,效果岂不会成倍的增加?

但是对患者这个信念的培养,就需要一定的技巧。我曾经接触并了解过一些符咒和法术治病的方法,我发现祝由师或法师们在治病的时候,他们的信念都是非常的坚定,丝毫没有犹豫,就是斩钉截铁的肯定!一定!绝对!完全!就是能够治好你的病!除了坚信自己的符咒和法术,他们还坚信背后还有成千上万法力无边的祖师爷和师傅们,也被他请出来在鼎力帮助他治疗,他们在这种极度自信的状况下所发挥出来的符咒或法术,确实代表了他身上的能量的很大一部分,能够产生很好的疗效。但必须有一个前提,就是被治疗的患者要充分地相信他,这样施术者的信息能量才可以被接纳。如果你不相信,怀疑甚至否定对方,那样他们的疗效也就很难展现出来。

所以我很重视跟患者交谈,交谈的目的,一方面让患者了解我的人品,也了解我的医术,也了解他自己的病情。另一方面我也要了解患者的性格,了解他的病史治疗史,以我的神去感觉他的神。古人曰:“知彼知己百战不殆”,这句话不仅适合医生,也适合患者。我只有让患者彻底对我有信任和了解,我也比较透彻的了解到患者的病痛原因,我才有把握治好他的病痛。

以我治疗疼痛患者来说,CT、MRI之类影像检查片只是一个参考,我并不理会那些侧弯滑脱压缩突出增生之类,看片子的目的只是排除一下意外状况。至于抬腿低头后仰之类试验也不采用,我从不去抬腿试验患者,一点治疗意义都没有。我常用的是“望问切触摸感知”这七字诀。望,是看气色、神态、形态,反应点以及舌象;问,是要了解患者病史、治疗史、生活环境、饮食起居、工作性质、二便、睡眠、精神状态等等;切,是摸脉相,了解大概的气滞血瘀经络不畅的部位;触,是轻触检查经络穴位的变异状况;摸,是检查肌肉骨骼关节隆起凹陷偏歪僵硬疲软等变化;感,是去感觉患者局部或整体皮温的变化与异常;知,是对天时地利的了解,调整来自不同地区的患者与我的治疗方案的配合状态,以及治疗时五行的应用,更多的是一种神与神的交流。

通常西医化的针灸医生们看病,接诊患者的诊断过程都非常简单,看一下片子,抬腿试验一下,寥寥草草的简单问几句话就开始给患者扎针,腰痛对吧?把书上说的所有能治疗腰痛的穴位统统都扎上,再不行我针上通电来麻痹,我不信就没效果。实际上治病并不是针多范围大就能打胜仗的,你对患者的病痛原因不明白,对自己手里的针具作用不明白,对下针穴位的功效也不了解,疗效不好是必然的。因为你对患者的情况尚且一知半解,而患者也并不了解你,人家怀里都还揣着对你的高度戒备心呢,你说你忽悠半天,能有啥好结果呢?即使勉强有点效果,人家也未必相信是你治好的!

很多患者找医生看病,都是抱着半信半疑的心情,也带着恐惧和畏惧心来的。因为这个社会,骗子和忽悠太多了,有很多“正直”的医生义正言辞骂别人忽悠骗人,结果他自己就在忽悠患者,患者们上当受骗都已经习惯得害怕了。除此之外,医术平庸的医生也不少见,高估自己能力,什么病都接手治疗,结果治疗很久也没见效果的状况太普遍了。人家与你素未谋面,来找你看病也是看到招牌或听人介绍来的,凭啥就铁了心地相信你?加上都明知道你手里的针尖锐有危险,万一扎坏哪里怎么办,等等因素的综合性积累,患者就产生了害怕和怀疑,很正常,人在正常状态下谁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呢?

所以患者来了,先收集他所有的信息,综合辩证明确之后,心里明白了症结所在,再开始治疗。但这时候还不能马上动手,完整的治疗,要包括治神和治病两部分,否则还是欠缺。下针之前,我首先要做的,是治神!也就是消除患者的恐惧和畏惧心。我治病用的针大多是粗针和大针,针感较强,视觉和针感都比较恐怖,但我手里这几年来治疗的上万例患者,从来没有遇到一个患者晕针!我经常听说其他地方有很多扎毫针的患者动不动就晕针,还有晕火罐的,为什么?恐惧心会害死人的,如同你一个人月黑风高夜在森林里一条从未去过的山间小道上行走,因为你不知道周围会发生什么,也不熟悉前方有什么状况,你的恐惧是莫名的,稍有风吹草动汗毛立刻就会竖起来,吓得半死,这就是未知带来的恐惧感。而如果你很熟悉这些地方,哪怕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哪怕是从乱坟岗路过,有个响动你也未必会多紧张,这就是已知带来的安全感。所以一定要让陌生患者了解我的针具,了解我的医术到底是怎么回事,明白我是给他治病,不会害他,不会有危险。

跟患者聊天,一定是很亲和带着微笑开玩笑的方式,谈笑风生,让患者感觉你这个医生平易近人,和蔼可亲,放松对你的戒备和警觉心。我的很多患者,在我跟他们交流聊天之后,都面对面直白的告诉我:从来没有一个医生像你这么细致入微的了解我的病情,从来没有一个医生对我这么负责任过。这时候我就知道,患者已经信任我了,我现在可以进行下一步的扎针治疗了。

当然,这是在诊断阶段,真正治疗的时候,一定是很严肃,凝神聚气来扎针,当我感觉针的作用已经完成的时候,虽然还在治疗中,也可以跟患者开玩笑了,目的是放松患者紧张的心情。说个笑话逗得患者开心哈哈一笑,他的恐惧自然消除,肌肉放松,气血自然也就运行开来。这个心法,我运用好多年了,我感觉非常好非常好,所以也讲出来,希望能够帮助一些朋友。我相信很多的针灸医生,都是不明白的,所以才有人会误解我为什么治病的时候还跟患者开玩笑。

具体扎针治疗的过程,那是要在前面的所有诊断结论的指导之下来完成的,前面的诊断看起来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其实后面的扎针过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患者躺下了,你站在患者旁边,该怎么扎,心里有数乎?该扎哪些穴位呢?先扎什么穴,后扎什么穴,先扎阴经还是先扎阳经,哪些穴位是要用锋针刺血的?哪些穴位是用来扎针的,该扎什么针?毫针,长针,员针,员利针,大针,鍉针?进针之后该做些什么手法?哪些穴位要留针,哪些穴位不留针,哪些穴位必须深刺,哪些穴位应该浅刺,哪些穴位不深不浅恰到好处?哪些穴位顺经扎,哪些穴位逆经扎……

不一而足,并不是做根针,懂点经络和解剖常识就能治病,做医生,没那么简单。

 

 


热度 ( 1 )

© 正安立新七针工作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