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台论治(二)

12月15日17:08 陈老师,看到您最新的qq签名,不禁觉得自己好庆幸!感恩老师!我现在感觉非常好。不仅脸色变好了,连黑眼圈都减轻了!脚后跟也不用去死皮了!您的针不仅治病还免费美容呢!您的气血开关理论让我大开眼界,非亲身经历不能领悟其中之奥妙。能遇到您是我莫大的福报!感恩!

这是我昨天收到的信息,是一个来自武汉的患者发给我的,她曾经来我诊所针灸过两次,第一次过来治疗是11月21日,第二次是12月5日,总共治疗了两次,每次扎针的时间,也就是几分钟而已,两次下来已经有了这样的效果。针灸其实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特别是针,非常简便快捷,我是一个比较懒的人,老感觉灸疗繁琐,熬汤药也麻烦,所以我喜欢用针。没办法,我没其他医生那么勤劳,我就喜欢走捷径,一个棉球一根针,田间地头好行医。上次去北京,时间匆忙,午餐的时候一位“腰椎管狭窄症”大叔找到我,说走不了二百米就得蹲下休息,希望我能够给他治疗一下。于是我简单诊断了一下,就在餐桌边,用三个椅子做治疗床让患者趴下,扎了几针,立刻起来走路,我也赶时间要走,我让他也别坐车,走路回家去。一小时后给我打来电话,说今天走了两三里路都还没症状出现。这就是中医针法之便捷快速之处。
  发这条信息的武汉女孩,是十几年的腰痛,其实几个月也好,几年也好,二三十年也好,治疗的思路别放在这个时间长短上,也千万别放在影像片的结论上,把思路放到气血方面去做文章就很容易治愈的。我曾经向她解释,我只是帮你疏调一下气血通路而已,你的病最终还要靠你自己去治好,疗效取决于你的心态和气血的能量,这样治好的病,今后才不会有什么复发的忧虑。以下是她第一次治疗前,在QQ里跟我描述的她的情况,我没有做任何修改节选,原文摘录于此:
  11月10日17:17 陈老师,您好。在黄剑老师的博客里知道了您及您的针法,也让我看到了希望。

 我今年29岁,腰疼的病史却有十几年了。人生中第一次腰疼是小学五年纪。校运动会上,我作为一名红旗手,与另外三位小朋友,各拽着红旗的一角在400米的操场上一遍遍练习着踢正步。回家就觉得腰疼。向家里人诉说也没有得到重视,他们总是笑我,小孩子哪里有腰呢?!

  初一的时候得了一场旷日不愈的感冒,每天就是打针,吃药。我曾经算过,最多的时候一次要吃七颗药,一天吃三顿。那时候每天吃药我都觉得吃饱了,根本不想再吃饭。后来感冒是怎么好的,我已不记得了。只知道初二那一年的某个晚自习,腰部剧疼。到医院检查,双肾结石。做了超声波体外碎石术。初三又复发了一次,又做了一次碎石术。那个时候根本不知道为何自己会得肾结石,只以为就是医生说的,和体质有关,和水质硬有关,和喝水少有关。于是那个时候天天抱着水杯子灌,一次800cc都是很轻松的事。不敢喝自来水,而改喝纯净水。(现在,接触了中医以后才知道,我的肾结石就是由一场感冒误治得来的。而得了肾结石之后我所有的做法也都是错上加错。)从那之后,肾结石就如影随形地伴随着我,紧接着,腰疼的恶梦也开始了……

 初三那年的暑假,没有作业。在别人眼里也许是非常开心非常难得的假期,可我却在医院里做牵引,只因为我腰疼。

 高二那年,有一天,早上起床后弯腰系鞋带,系完就剧烈的腰疼。去医院,医生说没有好办法,开了点止疼药。

 大二那年,莫名的肾结石发作,去医院打针。大三那年,肾结石又发作,又去打针。大四,在外地找工作。早上起床正在刷牙,一回头,似乎听到腰锥“啪”地一声响,又是一阵剧疼。许是仗着自己年轻,仅在卧床休息了一夜之后便硬拖着疼痛的身体去单位签合同。签完合同赶回学校,拍了核磁共振,说腰3,4椎间盘突出。做了几天简单的牵引,就回家静卧休息了。也许真是自己年轻,有些伤痛,养几天,貌似就风平浪静了。

2010年我剖腹产下一女,在腰3,4的位置打了麻醉。从那之后,腰疼就像我生命里的一部分,再也没有离开过。唯一不同的只是程度轻重而已。而年轻时休养几天便没事的“神话故事”,再也没有发生过。我现在已经不知道,不腰疼的感觉是什么了。

2011年,刚过完年,我记得天气还是很冷的时候,我在卫生间弯腰端一盆水,又听到腰部响了一声,我似乎还感觉到了锥体滑动的感觉,然后我就动不了了,完全的动不了,家人拖着我到了床上,那一刻,我感觉万念剧灰。从来没有疼得那么厉害过。那个时候,我已经接触了中医,知道中医对于这样的骨伤病有办法。于是联系了120,把我送到了一家综合性医院的中医科。可能是我自己福德不够,中医科主任在检查了我的身体之后说我应该转到外科。那个时候我是多么多么地不愿意,可是我却没法拒绝,我甚至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因为我躺在床上不能动!最后,去外科又做了一次封闭治疗,也就是说我的腰,又受了一次创伤。 

这次生病,我躺了大半个月才敢下床,气色变得好差,所有看到我的人都说我脸色腊黄,没有一点血色。同年四月份,回了趟十堰老家。陪家人喝了一点点黄酒,当晚肾结石就发作了。好在我认识到了西医对人体的伤害,这次没采取任何治疗,靠吃中药把结石排下来了。

  我每天都腰疼背疼得不舒服,在家还得抱孩子。七月份的某一天,由于提了重物,腰部不适加重。经朋友介绍,决定进京治疗。找的是厚朴中医学堂练形意拳的薛老师。薛老师给我推拿正骨之后,我终于感到了久违的轻松。治疗了三次之后因为请不了假我就回家了。回家之后,那种腰疼的感觉又回来了。

2012年九月份,因为自己在家盲目地练网上流传的“平甩功”,练得不得法,练完第二次就觉得腰疼。当时还以为是气冲病灶,排病反应。直到第二天早上,晨起叠被子的时候又感觉到腰椎那熟悉的滑动感,我才知道,坏了,腰疼又犯了。在一退休的老中医家拔罐,推拿还放血(虽然我看网上很多人说委中放血效果神奇,可是对我,似乎没效),经过治疗好多了,起码没那么疼了,能恢复到我平时微疼的状态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昨天中午座火车,虽说火车只有四个小时,可是等待的时候一直在坐着,算起来总共坐了七八个小时。回家后就觉得腰有些疼,在弯腰给孩子洗完脚之后,我惊恐地发现我直腰很吃力,且疼。感觉整个胸椎伸不直,尾椎也特别疼。不能完全得挺直腰杆做人了,每次弯腰后再直立就觉得吃力。

昨天晚上躺在床上,心中不禁恐惧,如果哪一天,不能动了,怎么照顾妈妈和年幼的孩子?可能还要成为她们的拖累……泪……

知道中医治病看缘分,自己做的孽终究要自己偿还,我也在努力地做一个好人。看到老师治疗室里那面千佛墙,我非常喜欢。我真的很想在五体伏地的在佛前好好地忏悔……

10月11日16:06 陈老师在吗?想去您诊所看病,行吗?

  11月17日09:11 陈老师,转眼已经躺了四天了,今天是第五天。似乎没有一点好转,越躺腰越疼。仍然无法站直,只能弯着腰走路,腰部无法受力,坐在那里不能靠自己的腰部力量起来,需要借助外力才能起来。我现在这种情况,到底该不该在家静卧呢?

  11月17日09:45 陈老师,去年我的腰闪了,当时疼地非常剧烈。躺了三天后基本缓解,而且在床上做像“拱桥”那样的动作。这次腰疼不那么剧烈,但躺了几天不缓解,而且无法做“拱桥”的动作。我想,要么是病情不同,要么就是加重了……流泪

  11月20日19:41 陈老师,我明天就要到您那里去了,期待期待呀!呵呵。。。麻烦想问一下,坐公交去您那里的话,我该在哪一站下呢? 
  我其实非常不希望外地患者千里迢迢来找我治病,所以每次登陆QQ,看到QQ留言求医的多得看不过来,我基本都不理不睬,实在无力应付。再说,异地求医,往返曲折,舟车劳顿等等花费也大。本身疼痛患者行卧都多有不便,舍近求远并非明智之举,往往劳命伤财。所以我都建议大家就近求医,中国之大,任何一个地方都是人才济济,身边的好医生从来都不缺,只是你没有用心发现罢了。
  婉拒外地患者最主要的原因是,很多患者的病痛,我并不能够保证一两次都能治好。我从医治疗疼痛十几年了,非常了解患者们的心态,无论患者如何表示能理解我,其实谁都巴不得一次赶紧治好。特别是外地患者,并不太了解我的本事有限,只听到传说冰台治病很厉害,更是抱着巨大希望而来,什么病都来找我,把希望全部寄托在我身上。如此一来,我的压力就变得非常巨大,无形中就把原本属于患者和患者家属自己承担的压力,转移到我的头上来了,而这些压力原本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们都知道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的道理,很多患者的病痛都是已经拖延折腾很多年的了,经络瘀堵厉害,气血亏损太过,甚至医源性伤害累加其中,并不是都那么容易解决的。我并非神医,也就是一个凡人,玩针灸的草根,唯恐自己能力不够的情况下,令患者失望。并不是害怕没治好患者们出去到处宣传我名不符实,前些年铺天盖地的谣言中伤我都经历得麻木了,还有什么害怕的呢?我只是不愿意看到患者们失望无助的眼神,那种眼神,我太熟悉了,足以令人窒息的感受。
  写日志宣传我的针具针法,目的是想让更多人来参与其中共同研究探讨,并不是想多煽动几个患者来找我治病,或多忽悠几个学生来交学费。我门诊并不缺少患者,平常我都还在尽量缩短坐诊时间呢,有些患者来了我都往外推,干嘛还去忽悠外地患者来?我也不差那几个钱用。带学生很累,我也无法让一个班的学生全部都有很好的成绩,所以我只是想多点时间研究学习,再少量时间临床治疗一下,这样可以让自己过的轻松一点,医术提高也快一点。
  作为一个从事针灸的医生,我经常自嘲自己,我说我其实就是一个厨师,利用现有的油盐酱醋葱姜蒜,现成的原材料,巧手加工做出美味佳肴,令食客们满意喜欢认可就够了。如果缺少原材料,缺少佐料,我也做不出色香味俱全的好菜品。偏偏我又只愿意做厨师,我不愿意当一个替人家种菜养猪捕海鲜的人,也不愿意当原材料佐料的采购员,因为我不擅长那些。我也不想那么劳神费力,只想清闲一点。毕竟,我行医治病,只是当做主要的爱好和乐趣,我没有任何责任和义务一定要去帮别人起死回生。起死回生的事,是大医生和医院应该做的事情。但我可以把自己的一些治疗思路和认识体会奉献出来,让更多的人受益,也算对得起天地良心了。
  所以凡是气血两亏严重,病入膏肓的患者,我都拒绝治疗。极少数气血两虚,但很明白事理的患者,我也愿意多耗费一些精力去帮助一下。但丑话都说在前头,你的身体症状跟别人不同,需要多治疗几次或好得慢一点,着急也没用,并不是我不努力,而是你自己的原材料不够用所致,要理解,否则我就罢手。
  很多患者都被医生们诊断为气血不足,运用很多贵重补药来治疗,结果疗效并不好,对此我有不同观点。除了部分患者脏器功能坏损,产需失调,导致供不应求,属于真正气血两虚之外,其他脏腑器官功能正常的患者,并没有几个人是什么气血不足的原因。因为现代社会,跟古代不太一样,古时候旧社会的劳苦大众遍布天下,战乱灾荒饥寒交迫让人寝卧不安,真的是本身气血不足的更多。而现在国盛民强,生活水平都还不错,日子也比较稳定,也并不差营养。很多人的疼痛、麻木、畏冷、气色差、精神不好,失眠,肠胃失调,心慌气短等等问题,都不是真正的气血不足所致,他们的不足,是“被不足”。也就是说这些不足,是人体在劳累、外伤、环境、饮食、情绪、情欲等状况下,再遭受风寒湿等外邪的不同程度的侵扰,人体被外邪乘虚而入,导致经络瘀阻或气血运行错乱引起的不同程度的不足。也就是说患者本来气血是够用的,只是运行不好而已。运行不畅,耗费的自然就少了,那么人体吸收和生产的也就自然少了。气血本身就供大于求,这样的患者,你用再贵重的补药也是补不进去的,如同仓库是满的,就再也装不下多余的了,所以补了也是白补,买再贵重再补的药都是白花钱。这类患者的治疗,只要将气血引导一下,瘀阻的经络疏调一下,气血运行好了,睡眠质量会改善,疼痛麻木会消失,气色会变红润,也不会那么怕冷了,消化功能也好了,吃嘛嘛香,消耗的多了,吸收运化功能也就恢复正常了,气血不足也就不存在了。
  所以我们要明白,我所描述的气血之道,其实不仅仅只能治疗疼痛病,治疗脏腑杂症的疗效也是非常的好。只不过我不喜欢去治疗那些内妇儿科偏枯肿瘤之类,这跟我的生活理念有关。我喜欢轻松惬意的过日子。单纯治疗痹症,简单、轻松、安全,不会耗费我太多心神,也不用担惊受怕医疗事故和医患纠纷,见效又快,随便玩玩两针就好了。有空了,多陪陪家人,多出去旅游一下,感觉挺好!
  这位患者洋洋洒洒这么大一篇文字,从头到尾把自己的病痛描述得非常详尽,可以看得出她的心诚恳至极,也很信任我,加上通过QQ交流了解,我知道她的病痛并不很难治疗,我能够举手之劳令其病魔烟消云散,何乐而不为呢?所以我答应她,给她治疗。
  下面是她11月21日经我治疗之后,第二天发给我的信息: 

  11月22日10:52 陈老师,真的好神奇!我早上起床发现,骨头一点也不痛!!这是很多年没有过的体验了!只是右边腰肌还是很酸胀。是不是越酸胀说明曾经的问题越严重呀?昨天走后,我没有去解放碑,而是去了六公里的观音寺。正好寺院里的师父请我帮忙拖地,我就去拖地了。虽然我腰上仍有针感,虽然我已经很久没拖地了(不敢拖地),我还是很乐意的做了。走的时候结缘了好几本佛经,师父还另送我一本书,非常开心。而我,拖地之后居然也不疼哦!回到家,我妈妈看我不痛了,她也非常开心非常放心。感谢感谢!您是我的再生父母,也解救了我整个家庭。说实话,很疼的时候,我都想过去死……不过以后不会了,因为立新七针让我重生了。感恩陈老师!
  此例看起来效果很好,似乎很神奇,其实一点不奇怪,我写出来只是想告诉大家重视气血的效果是多么的美妙。我并不是炫耀自己如何了不得,我都没兴趣拿来炫耀,因为这样效果的患者,对我来说,已经是司空见惯。我的很多患者,经我扎一次针灸之后,有的当场气色就变好了,有的过一两天气色开始改善,都是逐渐的变得白里透红的滋润。
   这位患者12月5日来扎第二次针灸的时候,自述这段时间腰痛症状已经得到了非常明显的改善,她说除了多年的腰痛以外,以前她的脚后跟处皮肤常年粗糙开裂,擦过很多膏药和药水熏洗,很多年来都治不好,最近居然自己就好了,连小腿皮肤也变得很光滑了,问跟我扎针调气血有没关系?我说当然有啦,气血可以修复任何病痛,包括皮肤病,虽然我并没有刻意去治疗你的足跟皮肤,我其实也没有刻意去治疗你的腰痛,治疗腰痛并不是哪里痛就治疗哪里,也不是按照肌肉解剖来取点的,整体治疗就会有这样的效果出来,既是意料之外,也是意料之中。
  为什么扎一次两次针灸就会有如此巨大改善?原因就如我前面所述。扎针的目的,是寻找穴位来扎,穴位是什么?也就是一些枢纽集散地,就好像我们生活中,我们去长途旅行,所经之处,一定有城市、乡镇、集市、部落,这些地方,有的地方是供我们补充给养的,有的地方是供我们休息的,有的地方是供我们交流信息的,有的地方是供我们发布信息的,有的地方是供我们采购物资的,有些地方需要让我们去建设,有些地方需要我们资助,有些地方是让我们去获取……
  如果针灸医生们明白这些道理,遇到那些痹痛患者,你就不会再给他们按疗程治疗,也就不再让患者每天都来扎针,也不会每次都是扎那几个穴位,也就不会再去干那些烧灼切割损毁患者的坏事了。
  其实这位患者的问题,就是一个气血运行不畅和通路错乱的原因,所以我对她的治疗,只是用针将她的几个穴位打开或关闭一下,然后让她自己的气血去寻找自己应该通行的道路去运行,类似于交通警察,遇到道路上的红绿灯坏了,车辆失控乱成一团,我这个交通警察的作用,就是指挥车辆们,哪里需要暂停,哪里赶紧走不能停车,哪里该转弯,哪里该直行,哪里需要调头,保持井然有序,这就够了。
  气血才是治病的最好的药物,而人体本身就是具有自愈功能的。可惜很多医生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根本忽视人体气血,一味的对患者强加干涉,你这里痛对吗?好,我或者注入药液止痛消炎,或者切割松解,或者给你安插钢板固定,等等等,完全类似美国人的霸道作风,擅长强行干涉别国内政,还自诩替天行道,结果到最后反而把别人的国家搞得一塌糊涂。我的观点就跟美国人不同,我认为内部矛盾还是要靠内部自己去解决,毕竟你是外人,人家自己家人无论争吵打斗得多激烈,毕竟还是一家人,自己兄弟,没到万不得已的地步,不要去帮助任何一方欺负另一方,否则会加重矛盾激化的。作为外人,我们要做的,只是适度的安抚弱者,进行两头劝解,让他们双方都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和对方的重要性,心平气和的化解矛盾,和平共处,这样才会长远稳定。
  所以这个患者,我对她说,我不会给你吃一颗药,也不会给你注射任何药水,更不会切断损毁你的任何软组织。我只是相当于一个设计师和装修师,原材料由你提供,我只出点脑力和体力而已,挣点设计费和加工费,气也是你的,血也是你的,利用你自己的气血,治好你的病。我的治病道理就这么简单,不伤害你,不忽悠你,也不坑蒙你额外花钱买那些并无多大作用的产品。 
  费点脑力诊断一下,花点体力扎两针,对我来说其实不是什么难事,举手之劳罢了。但这个患者之前一直因为病痛而忧心忡忡,连累了一家人,造成了一个家庭都不愉快,能够让她头上笼罩已久的愁云惨雾消散,也不枉我的口号:“举手之劳骨正筋柔,气至病所云消雾散”。
  有时候觉得这样挺好的,让别人快乐了,我自己也快乐了。


热度 ( 2 )

© 正安立新七针工作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