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台论治(一)

一次中医聚会上,谈到腰椎间盘突出症,我认为腰腿的痛麻胀等症状,跟腰椎间盘突出几乎没有关系。椎间盘突出的患者不一定出现“腰突”症状,不突出的人也有可能会出现“腰突”症状。一位老中医当场反驳我的观点,他说根本不是这么回事,我当时窃喜,以为又有了受教的机会。然后就听他说了一通理论,什么椎间盘是纤维环破裂、髓核突出、压迫神经根,出现水肿,导致腰腿出现痛麻胀等症状云云。我顿时大失所望,碍于对方年长我许多,我实在不好强烈反驳。其实,自称中医,却大言不惭用西医这一套理论来解释这类病痛,本来就很可笑。更何况,如是所说,真的是压迫神经引起的疼痛,那么点按手穴或耳穴就可以立刻止痛,怎么理解呢?难道你这远端点穴就可以立刻令突出压迫着神经的椎间盘缩回去?否则,治疗机理是什么呢?

  上半年的时候,我的QQ群里曾经来过一位姓柳的医生,进来之后就直接问我,他说:考你个问题,斜方肌劳损在哪里进针治疗?我说:既然你这样问我,那请你先告诉我这斜方肌怎么劳损的呢?对方立刻不悦,说瞧不起我,意思是我不懂治疗就找借口在狡辩。呵呵,似乎这是一位搞小针刀的医生,群里还有不少人认识他,名气不小。但看到他当时如此振振有词的质问,我心里只是替他悲哀。我都不知道劳损的原因,我怎么知道在哪里下针治疗?难道所有人的斜方肌部位的疼痛,都在一个地方扎针治疗?治病不可能这么简单吧?
  我曾经从事过八年的小针刀治疗,那些年一直都是运用老师们教给我的治疗理论,说颈椎病、腰椎间盘突出症之类的患者,都是某些肌肉劳损、粘连、卡压神经血管、无菌性炎症等等,然后就用针刀切割松解剥离。在那些年代里,我也一直遵循老师的教导,用针刀或钩针将患者的软组织切割松解剥离来治疗他们的病痛。但从来没有思考过,老师们所说的这些劳损、粘连、卡压、炎症到底怎么来的。只知道闷着头扎针,患者们也傻傻的被我扎针。

  数年前的某一天,我突然想到这个问题,顿时惊出一身冷汗,法理不明,就拿着针刀乱戳,我这到底是在干嘛!这才意识到我们太多同行都是如此,难道说这就是我们追求的医术?

  于是一系列的问题,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询问过很多老师,老师们也答非所问,我又到处查阅书籍资料,虽然有的书上讲的头头是道,但很牵强的理论还是不能说服我。

  如果说是劳损,那么,是因为什么而劳损的呢?用力过度,伸展挤压,动态的劳损,静态的劳损?外因,内因?受风,受寒,受湿?这些问题不弄清楚,因果关系不明确,怎么知道该在哪里扎针治疗呢?

  如果说有粘连,很多患者向来就没有跌打损伤过,软组织怎么就粘连了呢?内渗血?怎么来的?外伤,内伤?是肌肉互相粘连,还是肌肉粘连骨头,抑或肌肉与筋膜粘连,又或者筋膜粘连骨头?

  如果是卡压造成的症状,那么到底是皮肤卡压,肌肉卡压,肌腱卡压,关节卡压,筋膜卡压,增生卡压,椎间盘卡压?卡压的是什么?神经,血管,还是别的什么呢?

  如果说无菌性炎症,既然是炎症,西医的红肿热痛四大炎症指标,大家都很清楚吧?连红肿热都没有,仅仅一个痛,就称为炎症?好吧,无菌,那么既然是炎症,消炎总得有个过程吧,为何针灸扎一针或点按某些部位,或者手法正骨,疼痛就瞬间立刻消失了?这时候炎症哪去了呢?

    等等问题……

  在今年三月份的时候,QQ群里还来过一位医生,是河南的,他开了一家规模不小的骨科医院,生意非常不错,他的小针刀、拨针、银质针等运用颇为熟练,据说疗效也很好。当时在群里就我提出来的气血治疗思路问题,跟我争论得不可开交,他认为针刀之类疗效非常好,不容置疑,他临床上治愈了大量患者,很多都是针到病除。我当时也是问他针刀的治疗机理到底是什么,你说的治愈,是真的治愈了吗?同时我也指出针刀的风险,记得我曾经在群里还给大家讲过一件事,今年年初的时候,国内一位已经从事针刀二十多年颇有名气的针刀大师,在治疗一位颈椎病患者的时候,扎针刀过程中患者当场死亡的案例,我的目的主要是提醒大家引以为戒,重视生命。然后最主要的我问他,如此漠视气血的整体调理,扎针的远期疗效到底能够有多稳定?有没有观察过针刀后复发的患者再次治疗效果又怎样?这位朋友当时也是理直气壮的跟我争论,并且一度还有两三位群友也随着他附和,几人轮流对我发难,最后因为一位管理员的操作不慎,突然将他踢出去,他因此愤然离群,临走时留言给我说:我终于认识冰台了,原来如此心胸狭隘。并且不再听我的解释,从此失去联系。到十月份的时候,他又主动回到群里来了,这时候他对我说了一句话:很感谢,这半年来是你让我改变了思路,安全性和疗效都大有提高。

   前两个月的时候,群里来过一位搞电针的,据说他发明了一种交流电针灸器,来到群里夸夸其谈,什么颈椎病、骨质增生啊、腰椎间盘突出啊,只要用他的电针灸,都可以快速治愈。我一听,就知道他在认识上存在严重误区。我本身就是搞电工和无线电出身的,对于交流电那点玩意儿心知肚明,何况我八十年代玩电气功的时候他还流着鼻涕读小学呢!电针灸的效果和治疗机理我也很明白。一开始我没理会他,心想一个人想做一点事业也不容易,就借这群让他宣传吧。可是越到后来他越讲越玄乎,似乎他的电针无所不能,误导太多人了。有一天我终于忍不住问他:你口口声声中医电针灸,请问你对颈椎病腰椎间盘突出症是怎么理解的呢?你的电针灸的治疗机理是什么呢?

  结果他如同背书一样,洋洋洒洒长篇大论起来,什么髓核压迫神经、神经根水肿、炎症、供血不足……这些问题,用电针去活血化瘀,消除水肿,就可以令突出的椎间盘回纳,改善供血等等。最后发上来好几张照片,都是密集针刺的患者,一个个扎针如同刺猬一般,每根针上连着一个电极。还有一张照片是刺血的患者,趴在床上,从脖子到脚,手臂、背部、臀部、腿部,密密麻麻的刺血罐有好几十个。我一看就怒了,我说你号称中医,知不知道气血对于人体的重要性?这样大范围大剂量的刺血,不分君臣佐使,不分阴阳主次,不因症施治,一律的密集针刺,谈何中医针灸?你这样做有什么后果知道吗?

  显然他一点中医意识都没有,还在辩解,他说软外理论就是这么说的云云。言外之意,似乎他的治疗机理是有根有据的。一看这实在是个冥古不化之人,最后我下了逐客令:要么你自动出群,要么我踢你出去。同时群里其他一些群友也在怒骂他,他这才消失了。

  昨天晚上看油麻菜空间记录我治疗的一个病案,看到有位朋友在后面跟帖,估计是学西医的,似乎还研究运动力学,他说冰台扎环跳其实就是处理臀中肌,扎至阳是处理的斜方肌,但没操作到位,患者一定还会失望的。呵呵,本来不想理会,但我恐怕被患者误解或更多人被这番言论误导,所以要解释一下。我好歹搞了十几年的疼痛,难道这几条肌肉解剖我还不明白分布位置?所谓的到位,是什么意思呢?是肌肉没找准还是点没取对?是深度不够还是切割松解力度不够?我给那患者治疗所用的针是24K纯金针啊,是中医的针灸!我的治疗思路也并非按照解剖学来定位的,并不是你所想象那样的,我为什么要如你所说操作到位呢?

   “腰椎间盘突出症”,表现出来的只是一个症状而已,但治疗起来并不是这么简单的,如果仅仅明白解剖就可以治愈的话,做医生就太容易了。腰腿痛,病因有经络的问题,有脏腑的问题,相对而言,经筋的问题比较好解决,这也是很多针灸针刀之类在肌肉起止点、触发点刺激一下就能够快速见效的原因。但涉及脏腑的话,就没那么容易了,必须辨证治疗要结合舌诊、色诊、触诊、问诊等各方面来综合考虑,比如有的患者属于足太阳经的问题,在太阳经或相应经络上寻找穴位扎针就可以立竿见影,可如果换一位同样类似症状的患者,你治疗太阳经就有可能根本没效果,有的就要去治疗足阳明经,有的可能要在足太阴经上面去找问题才能有答案……我经常遇到一些所谓腰椎间盘突出的患者,症状也是腰痛和腿痛麻,我根本就不动他的腰,仅仅用毫针在患者阳明经走向的肚子上和小腿上寻找穴位浅浅的扎一针就立刻解决问题,马上起来腰也不痛了,腿也不痛不麻了,患者和旁观者都颇感神奇,而且疗效非常稳固,这怎么用解剖学来理解?

  我曾经研究过手针、头针、腹针,还有董氏奇穴针灸,平衡针灸,对应针法等等。家里收集了大量针灸书籍和资料,也运用这些针法治愈过很多患者。有的非常神奇,小小一支毫针,针入痛止。曾经有患者搬运沙发的时候不慎跌倒,脖子被这几十斤重物压伤,导致丝毫不能活动,如果到医院去,恐怕就是拍片、输液、固定等等一大堆事情来了。我仅用董氏奇穴针灸的正筋、正宗两穴,配以传统经穴后溪,0.3的毫针刺入,留针30分钟,患者当场就能够活动自如,一次治愈。如果你仅仅看到这个病例就叹为观止,八方奔走相告,宣扬某某毫针无坚不摧,那就太幼稚了。因为,这某某毫针有更多失败的病例,你还没看到呢!
  我一位好朋友擅长毫针,他是跟一位著名国家级针灸大师三年学徒这样学出来的,多年来他治愈过很多疑难病症,有一次我们聊天,谈到韩国柳泰佑的手针疗法,他推崇有加,讲述了他用手针亲自治愈的一些颈肩腰腿疼的病例。后来我也曾经运用柳泰佑手针,有的效果确实很不错,也许我的认识上还存在不足吧,扎多了就发现很多患者都不能达到那么好的效果。曾经治疗一个“腰椎间盘突出症”患者,在手指上浅浅的扎上两三针之后,患者立刻就可以活动自如,腰不痛了,腿也不痛了,再检查刚才还僵硬的腰部,肌肉已经变得柔软了,我大喜,心想这下子没问题了。结果患者过一天又找来了,症状依然如故,腰部肌肉也回复僵硬状态。

  记得我2005年曾经给一个腰突症患者用火疗治疗,我连续给她做了三天的火疗,每次做完火疗就用中药给她敷上,祛除风寒湿。然后在第三次火疗之后,我给她做了一个轻轻的斜搬手法,腰椎咔的响了一下,然后患者起来再也没有感觉任何不适,就这么轻松地就治愈了她十几年的腰腿痛。然而更多的腰突症患者,我运用同样的治疗思路和手段去治疗,却很难见效,或者见效了,稍微劳累受寒就又复发了。

  在研究整骨手法治疗腰突症的过程中,我也结识了很多专门研究手法的高手。高手们经常运用一些微动手法,轻易的治愈了一些颈椎病和腰椎间盘突出症患者。耳濡目染加上拜师学习,这些年我也掌握一些手法,临床上屡试屡验。曾经为了研究正骨手法,专门去老师的门诊跟踪学习一周,最后感概良多,得失都很大,所以看问题永远不要只看表象。我的好友刘文忠先生有一招骨盆矫正手法,技巧相当的微妙,是我见过的骨盆矫正手法里面,最安全最简单而特效的。我曾带他去一家医院治疗一位卧床不起、即将开刀手术的腰椎间盘突出老太太,老太太已经一个多月不能坐,不能下床行走,吃喝拉撒都在床上完成。文忠仅是将她两条腿绕了两下,然后立刻就可以下床行走,令患者及其家属都喜极而泣。然而在我诊所里他用同样手段治疗另一个患者的时候就遇到麻烦,手法不见效,我认为必须扎针才能解决了,可患者害怕,不愿意扎针,也就只好放弃治疗。

  行医十几年,遇到类似的经历太多太多了,几天几夜也说不完。

  我不能说某种疗法不好,也不能说某种疗法就绝对的好,我只是站在自己的角度,提出来一些认识和看法,写出来跟大家商榷。你能说按摩不好么?人家街头盲人按摩还治愈过不少“腰椎间盘突出”患者呢!你能说膏药没作用?我自己也研究过膏药,我明白膏药能治疗哪一些症状的腰椎间盘突出症,我也见过很多扎针吃药无效的患者,贴了膏药就好了呢!所以认识问题要多方面的思考,毫针不错,手法也非常不错,但每种方法都有利弊。比如毫针,虽然也能解决很大一部分问题,但真正遇到一些顽固性的患者,治疗起来不是效果很差就是见效慢,或者反复性很大,治愈后很容易复发。这一切很令人费解,其实道理很简单,除了有些是属于辩证失误之外,毫针的功效能量只有这么大,因为两千年前老祖宗在《内经》里就已经说得很明白了:“病大针小,气不泄泻,亦复为败”。我也经常跟玩毫针的朋友们交流,包括国内一些大师级的针灸玩家,谈到彼此的看法,大家都是英雄所见略同。

  那么大针难道就无坚不摧么?NO!如果这样认为,你就属于脑袋被门夹扁了的那种人。《内经》里已经讲的非常明白:“病小针大,气泻太甚,疾必为害”。如果辩证不明,看似很顽固很难治的一个症状,你以为就一定是顽疾,动辄大针伺候,须知:“病小针大,疾浅针深,内伤良肉”!盲目大针,不但治疗没有效果,患者反受你害!

  谈了这么多,我并不是想炫耀冰台的针具怎么怎么样厉害,也并非想证明我的治疗思路就天下无敌,如果朋友们这样理解的话,我就无话可说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我可能比你还要明白,千万不要误解。

  何况,我的立新七针,并不是自己异想天开发明出来的针具,他所包含的七种针具,也并没有冠以立新某某针,我都是按照我所理解的《黄帝内经》里的古九针原型,制造出来的,名称也还是老祖宗所取的名称。我深刻的体会到老祖宗的智慧实在是我们难以想象的,而且我将这些针具在临床上运用已经好几年了,临床实践验证确实非常安全并且疗效独特,所以才敢大胆拿出来提倡,意图让更多的人重视针灸,重视民间中医。

  我用“立新”二字来概括这些针具,其实只是一种治疗思路的表达,我想表达的,是“推陈出新”和“立刻焕然一新”的学习和治疗思路。其实就是多种针具多种针法的组合运用,并不是要告诉大家什么大针秃针能够一枝独秀。双拳难敌四手,一个人的能力再大也是有限的,众人划桨才能开大船的道理我早就悟透,所以,才有了员针、员利针、鍉针、毫针、锋针、长针、大针这七兄弟的联合作战。

  重视气血,重视生命,这才是我想要表达的口号。

 


热度 ( 1 )

© 正安立新七针工作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