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新七针的详情

一、员针

   《灵枢•九针十二原第一》:“员针者,针如卵形,揩摩分间,不得伤肌肉者,以泻分气。”

  《灵枢•官针第七》:“病在分肉间,取以员针于病所。” 

   《灵枢•九针论第七十八》:“二曰员针,取法于絮针,筩其身而卵其锋,长一寸六分,主治分间气。”

 

员针的形状

 

员针取法于絮针,絮针也就是缝棉被的针,过去农村都要缝棉被,针比较粗,长度一般在6、7厘米左右,粗的针身直径1.5毫米左右,针孔处直径2毫米左右。我们现在的棉絮针,有一个标准尺寸,针身直径1.04毫米左右,针孔处直径1.34毫米左右。

我们看到《灵枢》里员针的形状是“针如卵形”。卵,就是鸟蛋。筩,在古汉语里是竹管的意思,筩其身,怎么理解?如果是用竹管一样的针身,那就是空心的,前面又是卵其锋,这员针怎么能用竹管来比喻针身呢?我一直很纳闷,看遍了国内外大师名医们的各种解释,都没有找到能够让我认同的解释。有人认为员针筩其身就说明员针是空心的,有人甚至认为“筩其身”是翻印出错,我认为不该如此。九针里面,“筩其身”的只有员针和锋针,我们来看看《灵枢•九针论第七十八》,在讲到员针的时候,说“故为之治针,必筩其身而员其末,令无得伤肉分,伤则气得竭”。讲到锋针的时候,说“故为之治针,必筩其身而锋其末,令可以泻热出血,而痼病竭”。这锋针是刃三隅,也就是三棱形的头,那么针身为什么也要“筩其身”呢?以前我曾经看到过一枚大约是清代或民国时期的三棱针,前面大、中间小、后有柄,是像鹅颈形一样的。再根据“筩”是竹管的含义,由此我想到,小时候在农村,玩过竹管做的水枪,水枪竹筒一头是竹节隔,在上面钻个小孔,水枪内的竹棍比较小,后面有一个手柄,在竹棍前头绑一团布,运用活塞原理,前后抽送就可以吸水和射水。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古人所说的“筩其身”就是竹管套在外面的意思。那么继续推理一下,我们就明白了,这两种针都是跟皮肉分间部位打交道,调理经水的,难怪长度都是一寸六分呢!

员针的前面针头如卵形,卵的形状,是椭圆的,所以由此我分析得出结论:员针的形状,就是前面椭圆后面细小,如水枪活塞一样的形状了。

 

员针的功用

 

那么功用方面呢?有人认为员针是体表按摩棒,这个观点无法令我信服,《灵枢》又名《针经》,是讲针术的,何况总共才九支针,古人不可能愚蠢到还要从中拿出一两支来做按摩棒,与理不符。而且《灵枢》里写的明明白白,员针是用来“揩摩分间,泻分气”。“泻”在古汉语里有抒发卸除之意,相当于疏通的意思。经络有天人地之分,也就是表层,浅层,深层的分布。肉间分气,可以理解为位于肌肉层的经络通道里的气血。从解剖学来看,人体皮下肌肉的位置,并不是很深的层次,大部分都在皮下一两厘米以内,所以古人将员针设计成长一寸六分,这个长度用来疏通肉分是足够了。所以,员针的作用,就是用来按摩那些因遭受风寒湿侵袭而挛缩僵紧的肌肉软组织的,相当于一个体内按摩棒。员针主要是进入皮下到包裹肌肉的筋膜之间,去揉摩、疏导气血,因为这个部位,才是古人所说的肉的分隔,也就是肉分处。分间气充盈了,肌肉才能够得到正常的濡养,才不至于产生僵硬挛缩疼痛等状况。就如同田土,有水气的濡养就能够使庄稼正常生长,如果缺少了水气的濡养,就会干涸龟裂。

   员针是没有针尖的,前边是椭圆形,摩擦力和阻力相对比较小,很方便在分间前后滑行,滑行过程中必然是被软组织紧紧包裹着,卵形对这些软组织的伤害很小,当然不会“伤肉分”。而且从物理力学方面来分析,圆的东西才容易产生变动,气流遇到圆的物体,就会产生旋转的能量,大家如果小时候玩过竹子做的水枪,就知道水枪内的活塞竹竿是什么样子,前头缠绕一团圆形的布,运用活塞原理抽送,就可以吸水进去,射水出来。所以员针除了在肉分间来回的揩摩之外,还可以采用抽送的手法,因为抽送过程中,分内的滞留气就会被员针带动,从而被动的产生循环。气为血帅,气行血行,这一自然现象在人体气血的调理过程中所产生的功用,也不可小视。

既然是通过按摩分间来达到调理气血的目的,那么所治疗的痛症,肯定就是表现一般的肌肉疼痛,不会是很猛烈的剧痛那种了,也就是肉痹。肉痹,由风寒湿邪气侵于肌肉所致,也就是临床常见的肌肉硬结、疼痛、麻木、萎缩等症状。千百年来,中医从来没有一种针具是伸入体内去起按摩作用的,现在我根据古人对员针的描述,在临床实践中把这支疗效非常好的“体内按摩棒”,挖掘整理出来了,依然取名“员针”。

 

员针的针法

 

  那么员针是如何进针治疗的呢?内经针法有九刺、十二刺、五刺等多种针法,在《灵枢•官针第七》其中用于治疗肉分的病,采用的是九刺之“分刺”和五刺之“合谷刺”这二种针法。“分刺者,刺分肉之间也”,说明员针是在肉分之间运行的。“合谷刺者,左右鸡足,针于分肉之间,以取肌痹”,左右鸡足,鸡足分散的形状,说明要象鸡爪一样朝几个方向揉摩等。而且“令无得伤肉分,伤则气得竭”,是说手法要轻柔,千万不要用很大力量在里面乱捅乱戳,如果戳破分肉之间的筋膜,因为分间是精气输注营行的地方,也就是气血的运行通道,如果把这个通道戳破了,到处都布满孔洞,精气所过的时候就会乱串,那么精气就会枯竭。

总结来说,员针就是在病变的旁边斜刺进针,到达肌肉筋膜层,然后朝前方和左右几个方向抽送按摩,治疗肌痹。这就是员针的针法。

员针是主治肌痹的,那什么是肌痹呢?《素问•长刺节论篇第五十五》:“病在肌肤,肌肤尽痛,名曰肌痹,伤于寒湿。刺大分、小分,多发针而深之,以热为故;无伤筋骨,伤筋骨,痈发若变;诸分尽热,病已止。”

肌痹,也就是肌肉的疼痛,临床中是最常见的,也是相对比较好治疗的,常见的按摩、拔罐、膏药、药酒、热熨等方法都很容易收到非常好的功效。前面这段经文中,“刺大分、小分”这句话,我曾见过很多种翻译意思,都有点偏离古人的原意,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经文里有肉分之说,我认为这个大小分,其实应该是指的不同厚薄处肌肉的筋膜。“多发针而深之”,有人认为扎很多支针,这也无法令我认同,肯定不是多个地方扎很多针的意思,古人有万箭齐发之说,这万箭不是分布很多地方射出来,应该是集中在一起,射出去才看到很多箭发出来。再看看“深之”,意思应该是朝肌肉分间去深入,所以我认为应该是进针之后朝多个方向送针。因为是肌肉病变,只需按摩肌肉的分间,疏通分间气即可,就不要去刺激筋骨,如果伤了筋骨就会加重病情。

   原文“诸分尽热”,从表面理解,意思似乎是所有的肌肉筋膜都发热了,这员针又没有热量,又怎么做得到呢?其实不难理解,按照常识,肌肉受寒则挛缩僵硬,自然就会发凉发冷,气血不足润养而产生疼痛,遇热则舒展柔软,病痛自然也就缓解了,临床验证也果然如此。所以我理解所谓的“诸分尽热”,应该是运用员针使得气血疏通之后,整块肌肉得到气血的濡养,自然很快就变软了,这也应了我前面所理解的朝多个方向运针按摩揩磨,令分间肌肉变软,这样前后左右气血尽通,分间气血疏通了,有正常的气血充盈其中,诸分也就恢复了正常的温度,患者就不会再感到发凉寒冷,这就是诸分尽热的理解,这个热,指的是正常的体温,也就是相对受寒发凉而言是“热”。

 

二、鍉针

 

   鍉(音chí)针,一直以来,被人们读作di,这一点是我跟他们理解最大的不同之处。

   《灵枢•九针论第七十八》:“人之所以成生者,血脉也,故为之治针,必大其身而员其末,令可以按脉勿陷,以致其气,令邪气独出。”

   《灵枢•九针十二原第一》:“鍉针者,锋如黍粟之锐,主按脉勿陷,以致其气。”

 

 

鍉针的形状

 

我们看到《内经》所述鍉针的形状,是针“如黍粟之锐”。黍,在中国的北方是很重要的粮食作物,黍去皮以后,叫黄米,比小米稍大。粟就是小米,中国古称粟,其粒直径大约2毫米左右。“如黍粟之锐”,也就是针头如同小米黄米大小,为微圆形。

   现行的教科书和主流导向都将古九针里的鍉针叫做鍉(音di)针,认为古代同义字通“镝”,类似箭镞,这种理解根本就与《内经》所描述的针具形状不符合,也不通情理。其次这鍉针“必大其身”又怎么理解呢?通常的理解认为“大”就是指针身很粗大,是为了便于拿握,比如目前国内市面上某些根据臆想而复制的古九针,鍉针就是一根很粗的棍子,又如山西师怀堂老师所设计发明的新九针,其中鍉(音di)针也就是一支带小圆头的、粗柄的体表外用按摩棒。对于这些解释方式,我一直很不赞同。在《内经》里,古人将经脉比喻成经水,经水即是河水,我们常说大河、小河、大路、小路,这里面的大小之分,就是宽和窄。即使鍉针是按摩棒,那长度“长三寸半”怎么理解?我曾经翻遍了国内外《黄帝内经》各种版本名医们的各种解释,但都没有看到能够让我认同的解释,很多的人都认为鍉针就是一支按摩棒,查百度:“鍉针…又称推针,是通过对经络穴位的皮肤表面进行按压以治疗疾病的一种方法”。我认为不该如此理解。在中国古代,针灸和按摩是分科行医的,《黄帝内经》包括《素问》和《灵枢》,而《灵枢》又叫《针经》,里面用了大量的篇幅文字讲述九针的形状和功效,既然是讲针的专著,而且九针里其他的针具都是刺入性针具,不可能鍉针却只是一支用于体表的按摩棒,况且这个按摩棒做体表按摩,疗效也很难达到内经所说的那种效若风吹云的境界啊!

   鍉,其实是一个多音字,音chi,古代的鍉(音chí)还有一个意思是指钥匙,在中国古代的锁,钥匙的形状是一条宽扁的铜片,前面有成直角的挡块或凹型口,插入锁里往前一推,锁就打开了,现在年纪大一点的老人都知道这种钥匙的形状。古代最常用的是门锁,一般门锁的大小,长度也就在三寸左右,钥匙大约也就应该是三寸半了。所以我根据这个生活中的物品现象,才找到答案,原来古九针里的鍉针,不应该叫鍉(di)针,应该是叫做鍉(chí)针,形状就是如同古代钥匙一样微宽,扁平长条形状的针具,长就如钥匙一样三寸半,针尖如黄米大小的微圆型。 

 

 

鍉针的功用与针法

 

   鍉针的功用,是“按脉勿陷,以致其气,令邪气独出”。“按”字,一般理解为按、压等动词。在古汉语里除了有按压的意思,还有一层意思是依据或按照,如“按理、按章、按期、按说”等意思。那么这个“按脉”也就是依照经脉循行的路线去使用鍉针。所谓“按脉勿陷”,这个陷,意思就是不要刺入肌肉里去,不能穿破筋膜层。“以致其气,令邪气独出”,“致”在这里是获得的意思,也就是说,在经脉气血受堵的地方,用鍉针去疏通瘀堵,重新获得经气,驱走邪气。

   从经络学的作用和功能分析来看,人体经络的位置,应该并不是很深的层次,也就是皮下肉上这一层,在这里面主要是筋膜,经络是一个横向的层面,是人体气血循行的路线,鍉针扁平的针体也最顺应经络之经气所在层面,古人将鍉针设计成长三寸半,用这个长度用来疏通经脉之气是比较合理的,如同钥匙开锁一样形容针到病除。所以,鍉针的作用,就是用来疏通那些因遭受风寒湿侵袭而气血受到瘀堵的经脉,相当于一个管道疏通器。鍉针的运用,主要是进入皮下脂肪层与包裹肌肉的筋膜层两者之间的间隙里面,去抽送,从而疏导气血。而鍉针没有针尖,前边是如小黄米一样的微圆形,摩擦力和阻力相对比较小,很方便在分间前后滑行。软组织紧紧包裹着圆形的针头,但对这些软组织并不会造成伤害,在抽送过程中,经脉里瘀阻的气就会被鍉针带动,从而被动的产生循环。正气循行通畅了,也就很自然的将邪气祛除开了。

   既然是通过疏通经络来达到调理气血的目的,那么所治疗的病症,就是经络不通,经络瘀堵。千百年来,中医从来没有这样一种针具,能够伸入体内去起到疏通经络瘀堵的功能,现在我根据古人对鍉针的描述,在临床实践中把这支体内管道疏通器,设计并发明出来了,取名“鍉针”。鍉针的针法,应该是十二刺之“浮刺”,“浮刺者,旁入而浮之,以治肌急而寒者也”,说明鍉针是在病变部位的旁边斜刺进入,在皮下肌肉的上面运行的,治疗因受寒引起的肌肉挛缩。因为经脉不通缺气血,肌肉就会挛缩,就会产生疼痛。这时候应用鍉针,就好像钥匙开锁一般,把经脉里淤堵的地方疏通开,使经气得以正常运行,则病痛自愈。

 

 

三、员利针

 

 

   《灵枢•九针论第七十八》:“六曰员利针,取法于氂,针微大其末,反小其身,令可深内也,长一寸六分。主取痈痹者也。”

   《灵枢•九针十二原第一》:“员利针者,大如氂,且员且锐,中身微大,以取暴气。” 

 

员利针的形状

 

   “取法于氂,针微大其末,反小其身,令可深内也”,氂,在古代是比喻牛的尾巴,牛尾是什么形状?见过牛的就知道了,就是像一支毛笔一样的,且员且锐,中身微大,反小其身。所以员利针的形状大概就是如此,针尖如毛笔的形状,且圆且锐,中身稍微粗一些,后面针身反而细小一些。

 

 

员利针的功用

 

   员利针的作用,是“令可深内也,以取暴气”。这句“令可深内”,似乎是说可以扎针进入里面很深的,可是员利针的长度,总共才一寸六分,又能够深内去多少呢?所以绝不可能是往深处扎的针,应该是在皮下肉上这个“肉分间”的范围之内的深。“令可深内也”,针头是要扎穿进去的,肉分里除了筋膜就是筋腱了。筋膜是不可以伤的,伤了就会泄漏元气,那么员利针就是用来治疗筋腱的了。

员利针是用于治疗暴痹的,暴,在古汉语里,有“突然猛烈”的意思,暴痹就一定是很痛的痹症了,什么痹症才会暴痛呢?在临床中,我经常遇到一些疼痛很剧烈的患者,用粗针扎肌肉起止点效果非常不错,常常立竿见影。从解剖的角度来看,筋腱是肌肉与骨骼连接的起止端,肌肉的起止点正是筋腱,寒湿冷凝侵扰筋腱,引起筋腱挛缩,筋腱挛缩就会造成肌肉受到牵扯,当然就引起剧痛。《灵枢•官针第七》:“病痹气暴发者,取之以员利针”,尖锐而圆形的针尖可以刺破筋腱,然后将“中身微大”的针头挤进去,就相当于起到了扩张的效果,筋腱的密度是比较大的,扩张之后,挛缩立刻就能得到松懈。实际上,刺筋腱,就可以对相连肌肉起到松减张力的作用,症状立刻就会消失。

   根据解剖学来看,骨边缘的肌肉起止点部位的肌腱,正是中医所谓的筋。这些肌腱,很有韧性和密度,肌腱直接连接的是肌肉,所以肌腱的张力大小,就决定着肌肉受到牵拉力的大小。用员利针刺入肌腱里,可以起到松懈肌腱拉力的作用,也就能够让肌肉得到松弛。以前我在这些部位是用0.3的毫针扎,有效果,但是很不稳定,而且往往有点力不从心的感觉,后来我用0.8的粗针去扎,疗效一下子就提高不少,所以当我理解到《内经》里真正的员利针的寓意之后,我不由得大喜过望,临床实践之下,确实疗效出众。

 

 

员利针的针法

 

   员利针的针法是怎么样的呢?《灵枢•官针第七》治筋痹的针法,就是十二刺之恢刺,以及五刺法之关刺。“恢刺者,直刺傍之,举之前后,恢筋急,以治筋痹也”。我理解的就是进针直刺一下,然后向旁边左右各刺一下,然后再前后各刺一下,总共五针,五居中央,就可以恢复筋急现象。就如同针刀刺环枕筋膜一样,在筋膜上多切割几下,就可以使拘急痉挛的颈项部肌肉松弛。不过用员利针是无损治疗,没有给身体造成新的伤害,这也正是《内经》里所倡导的。《灵枢•杂病第二十六》:“膝中痛,取犊鼻,以员利针,发而间之。针大如氂 ,刺膝无疑。”下文又有:“关刺者,直刺左右尽筋上,以取筋痹,慎无出血,此肝之应也,或曰渊刺,一曰岂刺。”关,也就是四肢的关节,通过人体解剖,我们知道,肌肉附着点的筋或韧带之类,都是附着在四肢关节部位骨缘。渊,在古汉语里是廻水之地,积水的地方,应为骨头旁边边缘之意,人体关节处正是人体气血所聚积迂回之地。为啥又叫“岂刺”?岂字古代的写法是上面一个山字,下面一个豆字,山是尖的,豆是圆的,所以这是一个象形取义,这个字的形状就跟员利针是一样的,所以才“一曰岂刺”,意思是有一种说法叫“岂刺”。这里很清楚的指出,筋病要针在筋上,小心不要刺到肌肉出血。刺筋是因为肝主筋的缘故,肝主身之筋膜,与肢体运动有关,肝之气血充盛,筋膜得其所养,则筋力强健,运动灵活。肝藏血,肝之气血亏虚,筋膜就会失养,则筋力不健,运动不利,所以刺筋痹不要刺到肌肉出血。筋腱大多位于关节附近,所以称为关刺。

 

筋痹

 

   员利针是主治筋痹的,那什么是筋痹?

   筋痹,《素问•长刺节论篇第五十五》:“病在筋,筋挛节痛,不可以行,名曰筋痹。刺筋上为故,刺分肉间,不可中骨也;病起筋炅病已止。”这个节,不是穴位,在《灵枢•九针十二原第一》里,“所言节者,神气之所游行出入也。非皮肉筋骨也”。《素问•痿论》:“肝主身之筋膜。”附于骨节者为筋,包于肌腱外者为膜。实际上中医所谓的“筋”,也就是解剖学的筋腱,筋腱位于皮下,附着于骨关节处,上无肌肉覆盖,少有脂肪充填。筋痹,我理解为也就是筋膜筋腱挛缩现象,也就相似于我们常说的“筋缩症”。

   筋缩的发生,有人说是由于缺少锻炼运动,因为我观察到有些人根本就极少运动锻炼,他却没有筋缩现象发生,比如痴傻之人呆坐在家,不运动,吃了睡睡了吃,却没见他们有筋缩发生。其实老祖先早就告诉我们,“风寒湿三气杂至合而为痹也”,筋痹就正是风寒湿所致。所以筋缩现象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受到风寒湿的侵扰,而筋腱的密度比较大,又是与肌肉关节这些密切联系着的,一旦受寒挛缩就很难自我松展开来,就会紧紧牵拉肌肉关节,形成僵紧板结状态,引起疼痛和功能活动受限。

   治疗筋的痹症,针刺要扎在筋上,也就是肉分里的筋膜上,以及肌肉与骨相结合的肌腱部位,不可以扎到肌肉里伤了肌肉,也不可以扎到骨面伤了骨膜,现代医学实验证实,骨膜损伤是很难修复的,大约需要半年多的时间才能完成修复。原文“筋炅”有筋热之意,根据筋受寒则缩则痹痛生,受热则变软则舒服的现象,所以我理解为,让这些“筋”变软了,筋痹病也就好了。

 

四、锋针

 

《灵枢•九针十二原第一》:“四曰锋针,长一寸六分……锋针者,刃三隅,以发痼疾。”

《灵枢•官针第七》:“病在经络痼痹者,取以锋针。”

   《灵枢•九针论第七十八》:“四曰锋针,取法于絮针,筩其身,锋其末,长一寸六分,主痈热出血……四时八风之客于经络之中,为痼病者也。故为之治针,必筩其身而锋其末,令可以泻热出血,而痼病竭。”

 

锋针的功用

 

   常人的眼中,锋针只是专门用于放血的。其实在《灵枢经》里,锋针除了刺血的本职工作之外,还肩负着协助九针里其他兄弟作战的任务。如《灵枢•九针论第七十八》所说:“大针,取法于锋针,其锋微员”。大针为什么要取法于锋针呢?就是因为大针的形状是“其锋微员”,圆形的针头缺少创伤能力,无法直接刺入皮肤里去,所以需要锋针兄弟帮忙开孔,然后才能进去完成工作。其实我是把立新七针的七支针看成了七个身怀不同绝技的高手,如果仅靠每一支针去独立作战的话,或许取胜的概率并不会很大。但如果七个兄弟牵手,联合起来协同作战,各施所长互相帮助,那么,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七针兄弟都能够做到所向披靡。

   锋针也叫三棱针,国内针术界最常见的运用,就是用于瘀络刺血。当然,刺血疗法除了瘀络刺血之外,还有拍打刺血、穴位刺血、先天刺血法等等,这些资料都是公开的,这里就不再详述。

    我喜欢用自制的锋针,请匠人采用制作刀具刃口的那种好钢材料来打造,可以打磨得异常锋利,用起来得心应手。市面上买来的很廉价的不锈钢三棱针很不好用,即使是售价三十元一支的所谓鹅脖手工三棱针,也因为材料没有钢火,无论怎么磨也不能很锋利,这些三棱针由于没有硬度,一扎皮肤针尖就软,很容易产生倒钩,这样的针不但疗效不好,反而增加患者痛苦。我一直很执着的认为,古人所说的“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这句话绝对是真理!我们针者手里的针具,其实就类似武士手里的兵器,必须做到知彼知己、针人合一的境界,如果拿了一件不称手的兵器,很难让你将浑身本事施展出来,则心有余而力不足。
    九针里的锋针是用于治疗经络痼痹的,“痼痹”即是顽疾。所谓久病必瘀,在治疗一些重病久病方面,刺血确实是很有必要的。《灵枢•寿夭刚柔篇》说:“久痹不去身者,视其血络,尽出其血”,意思是说,锋针刺血治病,应该观察血络有无改变,如果发现有血络结聚现象就要用锋针祛除这些瘀血。直接把瘀血放掉总比用药物去活血化瘀的效果要快得多,而且不用担忧药物的毒副作用。所以这是调血最好最快的方法,常常能够取得非常神奇的疗效。
   《素问•举痛论篇》:“经脉流行不止,环周不休,寒气入经而稽迟,泣而不行,客于脉外则血少,客于脉中则气不通,故卒然而痛。”既然经脉是“环周不休”的,如果气血滞留瘀堵其中某一处,就会造成整个经脉的不通畅,气血就不能完成环周,所以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重视瘀堵之处,刺其血让邪有出路,令气血循环恢复正常,病痛也就痊愈了。其实说穿了,针术治病,诀窍就是一个“通”字,通了就既是补也是泄,我只需对这个气血不通的“周”加以修缮和维护,然后调动患者自身的气血去修复他身上的病痛,只要患者的气血能量还比较正常,这些病痛哪里还有不能好的道理呢?

 

 

锋针的针法

 

   瘀络刺血也是我最常用的针术之一,只不过,我所理解的《内经》锋针的针法,与大家通常所想象的有所不同。学医的人一定要善于思考总结,就拿锋针来说,大家通常只考虑锋针在什么穴位刺血效果才好,却很少有人去思考过《灵枢经》九针里的锋针为什么长一寸六分。我们反过来想一下吧,如果仅仅是用于皮肤浅表层的瘀络刺血的话,其实有半寸长也绰绰有余了啊!

   在《灵枢•经脉第十》里有这么一段文字:“黄帝曰:诸络脉皆不能经大节之间,必行绝道而出,入复合于皮中,其会皆见于外,故诸刺络脉者,必刺其结上,甚血者,虽无结,急取之,以泻其邪而出其血。留之发为痹也。”我们仔细看这一句:“刺络脉者,必刺其结上”,这里讲到一个“结”,我看过很多的《灵枢经》注解版本,都解释说“结”就是聚集,指瘀血聚集的意思,也就是瘀络。张介宾也说这个结,就是“血络粗突倍于常”,意思是血管明显鼓起的地方。可是,我发现一个问题,如果经文表达的真是如他们所说这个意思,那就表达得有点重复了。我们看后面有“甚血者”这三个字,甚,古文在这里的意思本来就有“厉害”、“很多”等意思,这也是说瘀血很多很明显的地方,其实就与张介宾他们理解的“瘀血聚集的地方”是同一个意思,这显然不符合古人常理的,也有悖九针里面锋针长一寸六分这个尺寸的用意。

   瘀络就是结?结就是瘀络?这个问题我思考了很久,没答案。直到前年夏天的雨水季节,有一天大雨磅礴,家里楼顶的下水道被盆景掉落的树叶及杂物等堵塞,结果雨水很快就从阳台倒灌进屋,导致了家里楼下水漫金山,我手忙脚乱不停地用水瓢使劲往外舀水,无奈天上瓢泼大雨不停的泻下,我忙活半天屋子里还是不停的漫水进来,最后没办法,我只好寻找到下水道被堵塞的地方,用棍子将它捅开,让水有出路,这才渐渐恢复平静。这一生活现象把我点醒了,这岂不正是《灵枢•经脉篇》所说的“诸络脉皆不能经大节之间,必行绝道而出入,复合于皮中,其会皆见于外”吗?大节是什么意思?很多人都理解成大的关节,错!这个“节”,在《灵枢经》开篇的九针十二原第一里就解释过:“所言节者,神气之所游行出入也,非皮肉筋骨也”。大,我前面说过,你不能单纯的理解成大小的大,气血通路瘀堵了,络脉过不去,就如下水道堵塞一样,聚集的水流就逐渐变大并倒灌横流。所以大节的意思就是形容神气游行出入的通道被堵塞了。经脉是血气的道路,如果前方给堵了,络脉过不去,又不能跑到左右的线路去,因为那不是它的线路,更无法进入体内里面去,就只能往外皮肤薄弱处挤,就形成了我们看到的皮肤上暴凸的畸络。

既然络脉是“行绝道而出入,复合于皮中”,我根据观察自然生活现象,就得出一个结论:我们看到的畸络,并不一定就是瘀堵处。作为治疗来说,并不一定看到畸络就直接刺,我们应该寻找到形成畸络的根源,也就是瘀血堆积壅塞之处的那个结,“诸刺络脉者,必刺其结上”,用锋针刺散这个结。这个结不一定在皮肤表面上,但总归是在分肉之间,所以锋针才需要有一寸六分的长度。

 

散结针法

 

   所以在立新七针的针术里,锋针除了常规刺血用途,还承担有一个解结的任务,叫做“散结针法”。锋针的作用是“令可以泻热出血”,这个热,是指经脉中瘀血堆积阻塞久了而产生的热邪,就像垃圾堆久了里面会发热自燃一样道理,这时候要用工具把垃圾堆挑散才能泄掉这些热量,所以这个“泻热”并不是说一定是患者发热发烧的时候采用锋针刺血。除了泻热之外,锋针还主治“痼痹”,这跟自然界河沟里水流是一个道理,如果河床里垃圾淤泥堆积阻塞久了,它就会紧紧依附在河床上,我们只靠水流去冲洗,是很难疏通开的。这时候我们必须要利用一些锐利的工具先捣散这些淤泥,然后流水才可以带走冲洗干净这些淤泥。治病也是这个道理,如果病痛久治不愈,大多都是经脉之中形成了“痼痹”,我们必须用锋针去捣散这个“结”。

   有人可能想到用小针刀治疗此症,然而在《内经》里锋针的治疗目的与小针刀的意图根本就不是一回事。我们不得不承认,针刀横冲直撞或许碰巧能松解开一些“结”,所以有时候也能起到一些效果。但针刀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以主动切割刺破筋膜为目的,或刺破肌肉进去以达骨面刺激,由于你的锋利刀刃,所以这一路过去留下的都是伤害。我常常给这种行为打个比喻:你路过就路过吧,干嘛你借道而行却非要把路人甲和路人乙都捅一刀呢?人家没犯法也没惹你啊!

《内经》锋针的这个捣散针法,不是主观搞破坏,只是顺着经脉通道而入,并且只在筋膜层的空间内进行斜刺或平刺,目的只是分离筋膜层里的“痼结”,并不需要将筋膜横断面割破,更不会去扎肌肉,因为《内经》认为伤筋伤肉都是错的,老祖宗的教条很明白:“刺皮无伤肉、刺肉无伤脉、刺脉无伤筋、刺筋无伤骨、刺骨无伤髓”,你想解决谁就针对谁,别伤害无辜。锋针“必刺其结上”,在没有结的地方,是不可以用锋针刺的。

从临床实践中总结的经验来看,解结比较好用的针具还是锋针,锋利的三个棱可以将痼结充分的刺散。

 

五、毫针

 

《灵枢•九针十二原第一》:“毫针者,尖如蚊虻喙,静以徐往,微以久留之而养,以取痛痹。”

《灵枢•官针第七》:“病痹气痛而不去者,取以毫针。”

《灵枢•九针论第七十八》:“邪之所客于经,而为痛痹,舍于经络者也,故为之治针,令尖如蚊虻喙,静以徐往,微以久留,正气因之,真邪俱往,出针而养者也……毫针,取法于毫毛,长一寸六分,主寒热痛痹在络者也。”

    毫针也是我的常用针术之一,在立新七针的组合里占据着很重要的地位,能解决很多其他针具无法解决的问题。在九针里,毫针的功用非常重要,是其他几支针所不能代替的。现在毫针满世界到处都是,本来无需专门另作叙述,否则就有点多此一举。但我想,我们通过对《灵枢经》里描述的毫针进行推断论证,可以更深一步了解《灵枢》九针的奥秘。

 

毫针的形状

 

    毫针的针尖“如蚊虻喙”,喙,意思指嘴,蚊虻有人认为是蚊虫,因此很多人坚定的认为毫针就是跟蚊虫的嘴一样非常的细,于是追求0.18甚至更细的毫针,目的是想减轻患者针刺的痛苦,结果在治疗一些痛痹方面疗效甚微。我参考与《黄帝内经》差不多同时代东汉王充写的《论衡》里,有蚊虻一说:“蚊虻之力不如牛马,牛马困于蚊虻,蚊虻乃有势也”。由此我分析,《内经》所说的蚊虻,应该是牛虻,也叫牛蚊子,这是一种比较大的类似苍蝇一样的吸血昆虫,在乡下喂养牛马的地方常可以看到。
    根据毫针的尖如同蚊虻的喙这一说法,我很自然的就想到要去看看牛虻的嘴长什么形状,也就因此知道了毫针的针尖跟牛虻的嘴一样,是锥形的尖。可是,有个问题,自然界里可以用来比喻和形容毫针的东西很多,可《灵枢经》为什么单单要用蚊虻喙来形容毫针的针尖呢?后来我才明白,古人在这里埋了一个伏笔,他这句话其实还表明了毫针的粗细,是跟牛虻的嘴的粗细是差不多的。我曾专门去乡下牛场扑捉几只蚊虻回来做研究,从喙的大小来看,我分析九针里毫针的直径至少都应该在0.5毫米以上。
 

而《灵枢•九针论》里说“取法于毫毛,长一寸六分”,有人据此认为毫针就是如同毫毛。我们知道,毫毛是非常非常细的,如果按照内经成书年代推算,两千年前到底有没有这种可以制作毫毛一样纤细的金属材料,并且能够运用于针术而不会折断在人体内,这恐怕还真的是个问题。据我搜集查找到的资料显示,近代针灸大师承淡安先生于五十年代初从日本引进不锈钢来制作针灸针,之后才有了现代这种纤细的毫针,在此之前的毫针,其实都还是很粗的,明代《针灸大成》里还专门讲到要用马衔铁制成铁丝来打造针灸针的。所以,我认为这个“取法于毫毛长一寸六分”,只是比喻毫针的外形类似毫毛一样的修长,针体长度有一寸六分,并不是说毫针就跟毫毛一样细。

 

毫针的功用与针法

 

    古人用蚊虻喙来形容毫针,伏笔里还有另一层意思。牛虻之类的虫子在叮咬牛马的时候,动物们常常是没有感觉的。所以其实古人言下之意已经告诉我们针法了,毫针应该是无痛的,而且“静以徐往,微以久留”,是在安静的环境下,缓缓的将针挤进穴位,不要有太强的刺激,然后留针候气,让正气顺着过来,将邪气全都驱赶。这样的话,即使针拔出后,正气也已经培养起来了。

    毫针长一寸六分,从这个长度来分析,说明毫针设计出来是应用于皮内肉上的经脉气血,并不针对肌肉深处。这个观点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素问•刺要论篇》里也说:“刺皮无伤肉、刺肉无伤脉、刺脉无伤筋、刺筋无伤骨、刺骨无伤髓”。所以大家要明白,《灵枢经》有一个中心思想,九针里所有的针具,都不是用来针对肌肉的。现在很多医生把毫针扎进患者肌肉里去,做捻转缠绕上下提插等手法,强行令患者产生胀痛感,其实是损伤了肌肉,往往疗效也并不好,这都是由于对《灵枢》九针的错误理解造成的。

    用针你必须先明白为什么扎针,“邪之所客于经,而为痛痹,舍于经络者也,故为之治针,令尖如蚊虻喙,静以徐往,微以久留,正气因之,真邪俱往,出针而养者也”,毫针是用来调气的,所以通过用毫针调理经络气血,培养正气,就能够治疗很多痛痹。

古人把九针的毫针设计得比较粗,有什么意义呢?我认为原因主要有两点,第一点是由于古代做针的金属材料延伸性、柔韧性都不太好,必须做粗一点。如果针做得太细,扎针就很容易断裂。第二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通过我多年临床中对比实践,我发现在差不多相同的条件下,粗针确实比细针的疗效要好。我前面说过,《灵枢经》九针里的毫针其实并不追求强刺激的,讲究的是“微以久留”,并不需要太明显的针感,微微的有点儿感觉就行了,关键点是留针时间要长。恰恰是因为九针里的毫针不要求有针感,所以较粗与很细的毫针留在穴位里,它们各自所起到的功效,就完全不一样了。如果还不明白,你就去河沟里流淌的水中间,用粗棍子和细铁丝插在水流中间,看看他们各自周围流经的水有什么不同的反应吧。这些观点,《灵枢经》讲得非常明白,通过这样的针具可以提高疗效。

 

六、长针

 

《灵枢•九针十二原第一》:“长针者,锋利身薄,可以取远痹。”

《灵枢•官针第七》:“病在中者,取以长针。”

《灵枢•九针论第七十八》:“八正之虚风,八风伤人,内舍于骨解腰脊节腠之间,为深痹也。故为之治针,必长其身,锋其末,可以取深邪远痹……长针,取法于綦针,长七寸,主取深邪远痹者也。”

 

长针的功用

 

    病在中,取以长针。这个“中”,是内、里面的意思。那这是指什么病因?《灵枢•九针论》将九针分别对应天地四时阴阳,其中长针对应的是风,“风者,人之股肱八节也,八正之虚风,八风伤人,内舍于骨解腰脊节腠之间,为深痹也”。八正,指二分、二至、四立,也就是春分、秋分,冬至、夏至,立春、立夏、立秋、立冬这八个农历节气。节气交换的时候,气温变化比较突然明显,人体最容易遭受病邪的侵扰。“股肱八节”,指两腋、两肘、两髀、两腘,也就是肩、肘、髋、膝这八大关节,因此,“病在中”,就是指在这些部位关节里面的痹痛,就要用长针来深取,以除风邪。

  “深邪远痹”这个深和远,均指病位在人体的层次深,人体四肢结构表为皮,次为肉,再深为筋,至深为骨。从这个意义上讲,筋骨之间的痹症即为“深邪远痹”。深、远,又有久远、长期之意。邪气深伏,病程较长,治疗起来见效就相对比较困难。《素问•痹论》指出,“其留连筋骨间者疼久”,就是对深邪远痹的又一注释。

    长针,“取法于綦针”,《诗经》里有“缟衣綦巾”之说,据此推测綦针应该是缝綦巾衣服之类用的针,巾相对而言是比较轻而薄的,所以綦针应该是比较细的针了,那么由此推论,长针也不会是很粗的针。长针“长七寸”,相当于类似20厘米这么长的针,什么样的“病在中”需要用这么长的针来取?前面我们已经分析过,《内经》针术理论中九针都是不针对肌肉的,那么不可能这里又要用长针去扎肌肉深刺。再看《灵枢•九针论第七十八》:“八风伤人,内舍于骨解腰脊节腠理之间”,长针的功效是除这八风,风在哪里?舍于“骨解腰脊节腠理之间”,骨解,是指骨缝;腠理,指皮肤和肌肉的交接处。按此理解,长针,应该是专门用于八大关节和腰背部皮下透刺的,这些部位都没有直接针对肌肉。

长针的针法

 

    长针用于皮下透刺的比较多见,国内一些针法如芒针、莽针、巨针、赤医针、红医针等等,都可见到这类长针用法,治疗某些疾病的疗效确实不错,只不过有的已经脱离了《灵枢》的本意。皮下透刺我就不多讲了,只要不用来扎肌肉和胸背部直刺深刺就行。在这里,我主要讲一下我悟出来的长针内热针法。
    《内经》里面讲到有一个燔针,现在的人都认为燔针就是火针,我认为这是对《内经》针灸理解方面的一个很大的误区。关于燔针,《内经》里依稀散见下列章节之中:
   《素问•调经论》:“病在肉,调之分肉,病在筋,调之筋,病在骨,调之骨,燔针劫刺其下及与急者,病在骨,淬针药熨。”
   《灵枢•官针第七》:“九曰淬刺,淬刺者,刺燔针则取痹也。”
   《灵枢•筋经第十三》:“足太阳之筋……其支者,出缺盆,邪上出于頄。其病小指支跟肿痛,腘挛,脊反折,项筋急,肩不举,腋支缺盆中纽痛,不可左右摇。治在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输,名曰仲春痹也。”

    淬,是工匠们将金属烧红后浸于水中急速冷却,以控制金属中的含碳量,使打造出来的刀具锋利而坚韧。淬针什么意思呢?不可能是将针烧红了放凉水里,这一行为有点不符合情理。我思前想后,最后认为淬针应该是用火将针烤热来扎针。“淬刺者,刺燔针则取痹也”,《说文》对燔的解释:“燔,热也”,所以燔针就是把针烤热了然后去扎,这才叫淬刺。我们以前在民间尚能够见到民间老中医先将针灸针含在口里,再取出来扎针的情况,有人见了还以为老中医在用口水消毒,嘲笑中医愚昧无知,殊不知这正应了“无知笑有知”那句古话。老中医为什么要先含口里?我们看《灵枢•官针》的解释:“刺燔针则取痹也”,这燔针是用于治疗痹症的,我们都知道,风寒湿三气杂至合而为痹,本身就是寒凉所致的病痛,如果我们再用冰冷的针去治疗,岂不雪上加霜?《素问遗篇注》里有这样一句话:“用长针,未刺之时,先口内温针,暖而用之”,这也能够解释老中医为什么要口含银针。我们都知道热胀冷缩的道理,冬天我们的手因为寒冷,手指冷的苍白,所以看到手掌都要小一些,到了夏天,手比较温热,气血充盈掌指,手就显得大一些。气得温而易行,冷则缓行,古代有针灸医生将针投入热汤里取出扎针,也就是这个用意。

    所以有人认为燔针就是现在的火针,这个理解肯定是不对的。我们看看现在的火针疗法,针灸师把毫针烧的通红白亮,然后迅速把上千度高温的针刺入患者肌肤里,这种针法我估计是受到满清十大酷刑的启发研制出来的,不然我真的想不明白这样变态的疗法从何而来。曾有人说火针是源自内经九针的针法,这肯定不对。我且不跟你争论疗效如何,也不跟你争论烧烫伤之后遗留的瘢痕等问题,我只消问你一句:人体这些局部出现冷凉,病因你弄明白没有?如果你不疏通经脉令患者气血来恢复局部体温,你以为用火烧电烤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这未免把人体想得太简单了吧,如果气血不足以濡养患处,你把人家皮肤烧烂烤焦了也解决不了问题,过了身也还是会冷的。

   《灵枢•寿夭刚柔第六》里有这么一段话:“刺寒痹者内热……黄帝曰:刺寒痹内热奈何?伯高答曰:刺布衣者,以火淬之;刺大人者,以药熨之”,这里提到一个内热,但黄帝并没有问布衣的内热怎么治,只问了大人的内热法。为何布衣和大人有区别呢?布衣为啥就要以火淬之呢?因为劳动人民所受风寒湿更重更深,深达骨缝,“病在骨,淬针”,所以要将加热的长针深入到骨缝里面去治疗。而大人们养尊处优,病邪一般都不能深入,大多只是肌痹筋痹的问题,所以浅刺扎针后再热熨皮肤就能有很好效果。

    “寒痹者内热”,何为内热?除了淬和燔让我理解成用火把针烤热再刺入体内,这“内热”二字也让我产生了灵感。《素问•调经论》:“病在骨,调之骨,燔针劫刺其下及与急者,病在骨,淬针药熨”,这里提到“劫刺”,何为劫刺?劫,有强取,劫持之意,《说文》解释:人欲去,以力胁止曰劫。而通常抢劫打劫的时候动作都是很快的,陌生人悄悄地温柔的从你兜里往外掏钱拿走就不叫抢劫叫偷了。所以从这样来理解,我就想到劫刺与内热的关系,于是立新七针多了一个叫“内热针法”的名词。把长针刺入痛痹的关节缝隙里,来回快速的抽插,然后患者会感觉关节里面像着火一样的发热,但皮表却不会受到损伤。有生活常识的都明白,这是摩擦生热的道理。 

    特别是骨关节深处寒气聚集,如果天长日久形成骨痹,这时你要是再用冰凉的针进去刺激,就类似于雪上加霜寒更寒,会有什么现象发生?症状加重!这肯定不利于疗效。如果你要用粗银针插进去再在外面点火加热,想把热量带进去驱寒消炎,可能热量还没带进去多少,外面皮表的肉先被你烫伤了,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事也不符合《内经》真意。

    所以《内经》讲“病在骨,淬针”,在用长针、大针之类治疗骨关节痹痛的时候,最好是先加热再扎针,然后视情形采用“内热针法”,这样疗效会很好,一些患病多年的膝关节冷痹,很快就治愈了。

 

七、大针

 

    《灵枢•九针十二原第一》:“九曰大针,长四寸……大针者,尖如梃,其锋微员,以泻机关之水也。”

    《灵枢•官针第七》:“病水肿不能通关节者,取以大针。”

《灵枢•九针论七十八》:“九者野也。野者人之节解皮肤之间也。淫邪流溢于身,如风水之状,而溜不能过于机关大节者也。故为之治针,令尖如梃,其锋微员,以取大气之不能过于关节者也……九曰大针,取法于锋针,其锋微员,长四寸,主取大气不出关节者也”。

 

《黄帝内经》其实是道法自然的一部医书,内经九针的诊治理论,是“上合之于天,下合之于地,中合之于人”,古人通过观察天文地理人文事物等这些现象,才总结出来九针的。在《灵枢•九针论》中,九针各自对应天地四时阴阳,其中大针对应的是野。“野者,人之节解皮肤之间也,淫邪流溢于身,如风水之状,不能过于机关大节者也”,所以我们就要去自然界看看山野之风水有些什么表现,通过观察,我们就能够大概的明白大针的功用。

人体的关节皮肤,就如同山野一样凹凸起伏,人体之气血,也如同山野里的风水那样营行流动。我们都见过这样一些自然现象:夏季天暑地热的时候,河水流速加快,就容易涨洪水,并且突然地刮风下暴雨;而冬季天寒地冻的时候,冷到一定程度河水快被冻住了,流动速度就会变得很缓慢;最平和的季节,则是春秋两季,这时候天地温和,河水相对而言是很平静的。所以《素问•离合真邪论》指出:“夫圣人之起度数,必应于天地;故天有宿度,地有经水,人有经脉;天地温和,则经水安静;天寒地冻,则经水凝泣;天暑地热,则经水沸溢,卒风暴起,则经水波涌而陇起。夫邪之入于脉也,寒则血凝泣,暑则气淖泽,虚邪因而入客,亦如经水之得风也,经之动脉,其至也,亦时陇起,其行于脉中,循循然。”这段文字就充分的说明了人与自然的重要关系。我十多年的临床经验总结告诉我,身上寒湿重的人扎针疗效不会太好的,因为寒湿困脾,而脾主运化,所以患者气血不会太好调理。其原因主要是寒湿之气容易产生凝泣,比如我们衣服掉干燥地上捡起来拍拍灰就行了,但掉湿润的地上捡起来粘上面的污垢是拍不掉的,所以病邪流溢在人体里,特别是流转到关节等结构复杂之处,就容易在关节里滞留,气血循行就会受到影响。

 

大针的形状

 

大针的形状,是“长四寸,尖如梃,其锋微员”,主治“病水肿不能通关节者”。梃,是古代一种工具,在过去,农村杀猪的时候,杀猪匠要用梃竿,在皮下筋膜层穿捅分离,然后往里面吹气,令肉体软塌的死猪膨胀绷紧,开水烫了好刮毛。这个梃竿的形状就是圆头的圆形长铁棍,所以大针的形状就一目了然。曾经遇到过两个农村的患者,说我给他们扎针像是在给猪打梃竿。当时我没留意患者说的这番话,只是觉得好笑,后来翻阅到《内经》的这段文字,说“大针尖如梃”,静下来细想,这大针的形状果然有点像杀猪用的挺竿。

 

大针的功用与针法

 

其实一直以来,很多人都在错误的运用大针。我看到有人用大针扎肩关节的,有扎臀中肌的,有在腰背肌肉里大力斜刺的、有用来扎膝关节的,还振振有词自己是内经九针的大针。他们这么做有效吗?有的有效,有的没效,因为脑子里全部都是解剖,完全没有考虑气血等问题的影响,所以大部分患者效果都不好,有些还会加重症状。原因就是没明白这支针到底应该为什么而扎,患者的病痛到底是哪里的问题。《灵枢•官针》指出“疾浅针深,内伤良肉,皮肤为痈;病深针浅,病气不泻,支为大脓;病小针大,气泻太甚,疾必为害;病大针小,气不泄泻,亦复为败。”作为内经针灸来说,针者下针之前,必须明白医理,明白病因,为什么扎这一针,扎完后立刻会有什么效果,后期还会有些什么变化,这些在扎针之前,心里至少应该有个八九成的数,否则你这针扎得就是稀里糊涂的。

我们先来看看关于大针的主治,“主取大气不出关节者也”,“不能过于关节者也”,“病水肿不能通关节者机关一词”,都涉及到一个词“关节”,关节肯定是指四肢关节了,但你可别以为这就是说在四肢关节处扎针。《灵枢》可是说的“大气不出关节”、“水肿不能通关节”,所以这大针肯定不是用于四肢关节处扎针的。那么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才会导致大气不能“出关节”和水肿不能“通关节”呢?

首先分析一下四肢所过的经脉,我们看看手臂,手三阳经从手臂出去到哪里了?大椎,大椎是诸阳之会,如果颈椎下位段出了问题,手三阳经受阻,就会导致关节之气不能出上肢关节。 “病水肿不能通关节者”,肿,繁体字写法是“腫”,肉旁加一个重,只有肉里面水分多了才会重,这就是肿,其实说穿了还是个堵,经脉不通造成的。而我们看到人体最长的一条经脉膀胱经是从腰椎两旁走到腿上去的,如果腰椎部位出了问题,膀胱经受阻,就会导致水气堵塞不能通下肢关节。所以这才是古人说的不能“出关节”和“通关节”,针对的病灶处就是颈椎和腰椎部位了。这也说明了大针只是用于治疗骨痹,不是用来扎肌肉的,再次符合《素问•刺要论篇》:“刺皮无伤肉、刺肉无伤脉、刺脉无伤筋、刺筋无伤骨、刺骨无伤髓”这段话的要义。

《后汉书·华佗传》里曾对华佗的医术作过这样的描述:“若当针,亦不过一两处,下针言:当引某许,若至,语人。病者言:已到。应便拔针,病亦行差。”如此神奇医术,华佗到底是扎哪里治什么病能有这样的疗效?我们都知道华佗发明了华佗夹脊穴,我以前在治疗一些坐骨神经痛患者的时候,在他们腰椎脊柱两旁扎粗针,偶尔也能取得这种效如桴鼓的疗效。扎针之前,我告诉患者说一会儿针感会胀到你腿上疼痛的地方去,如果胀到那里了就告诉我,我扎针的时候患者急叫“到了到了”,然后出针,患者起来之后,坐骨神经痛的症状立刻消失殆尽。这些治疗过程与华佗所治疗的那个病例有非常相似之处。有了这些临床经验作参考,然后我再看看大针的尺寸,长度是四寸,我们现在所看到的《灵枢经》,是唐代王冰注释的明赵府居敬堂的刻本,宋明时期的1寸大约是现在的3厘米,4寸大约是12厘米左右,这么个长度,是应该用在什么部位呢?我在颈腰椎部位治疗主要是扎华佗夹脊穴,在这个部位,从表皮到达脊椎椎板上的深度,差不多都在3寸左右,肥胖的人主要是胖在肚腹这边,背脊处并不会堆积太多脂肪,四寸也基本上够用。所以我综合我前面的分析,认为四寸大针专门用于颈椎腰椎这些脊椎部位的治疗,是比较合理的。

现在我们可以肯定大针是用于治疗脊柱颈腰椎部位的专用针具了,那这个脊柱部位造成水气不能出或不能通,主要是什么原因呢?《素问•痹论篇》说:“风寒湿三气杂至,合而为痹也”,前面我们分析过了,寒湿性凝滞,必然造成体内深处的气血瘀阻,那么时间久了,滞留的气血就会在骨边缘形成一些病理性堆积物,比如增生之类。这是一种自然现象,水流经过河道的凹洼或结构复杂之处时,比重较大的砂土淤泥之类就会沉淀在这些地方,形成堆积物。我的这个观点是有根据的,我十来年临床中,阅读过大量患者的X片,观察总结,我发现凡是农村的患者,大多数都是很年轻就在颈腰的脊椎处开始出现骨质增生,城市里的人则很少出现这种状况,特别是农村中老年患者,更是增生骨赘之类非常厉害。分析原因,过去农村人由于生活工作的条件所致,整天都跟水田湿土打交道,居住条件也是瓦房土墙为多,地面和房屋周围一般都比较潮湿,还很频繁的遭受风雨侵扰,风寒湿对气血的影响就是循环变慢,寒生瘀,瘀性阻滞不流通,就会滞留于骨关节处,长此以往,必然逐渐形成堆积物。所以为什么他们椎关节处附着的增生物质特别多呢,就是这个道理。

由此得知,这些由于风寒湿侵骨所引起的症状,就是骨痹了。关于骨痹,《素问•长刺节论篇》里作了这样的描述:“病在骨,骨重不可举,骨髓酸痛,寒气至,名曰骨痹。深者刺,无伤脉肉为故,其道大分小分,骨热病已止。”

“大针,取法于锋针,其锋微员”,正是因为大针是圆头的,无法直接刺入体内,所以这里才特别的说了“取法于锋针”,意思就是说大针是要依靠锋针来协助开皮进针的。“深者刺,无伤脉肉为故”,因为脊椎关节骨痹都在深处,所以刺骨痹就要深刺,但整个过程尽量不要伤到血管和肌肉。“其道大分小分,骨热病已止”,理解为大针从肌肉不同厚薄处挤进去到达骨面,揩摩骨缘的那些堆积物,当我们感到针下由紧变软了,气血就通畅了,骨痹局部得到气血的润养,体温就会逐渐恢复正常,骨热了,病也就好了。

    治疗骨痹,针法采用《灵枢•官针篇》里的“输刺”和“短刺”针法。“输刺者,直入直出,深内以至骨,以取骨痹”。输,有输送之意,也就是将大针直接扎到骨面。“短刺者,刺骨痹,稍摇而深之,致针骨所,以上下摩骨也”。短刺之说,有多种解释,我的理解可能与众不同。这个短,我认为应当是针刺时间上的控制,意思是说扎大针的时间要尽量短一些,为什么要控制扎针时间?因为这大针是用于治疗骨痹的啊,也就是治疗那些体内深处气血瘀阻过久引起的毛病,这类患者的元气,必然已经衰败。而大针粗大,耗散元气是很厉害的,如果长时间的扎针留针,就会耗散更多的元气,于治疗有害无益。所以进针达骨面,只需短时间的摩蹭骨边缘的骨痹结,然后就可以出针了。为什么要摩骨?古汉语里“摩”通“磨”,有摩擦、磨去之意。既然是骨痹,气血瘀阻就必然在深处骨缘缝隙这些地方,附着有淤积之物,圆头大针要磨的正是骨缘的那些赘生物质(结),这才是大针的真正奥秘。


© 正安立新七针工作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