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新七针的缘起

“立新七针”的缘起

  纵观国内针术界比较热门的一些针法,从诊治理论上来划分,大体上分为中医经脈气血论和西医运动解剖理论的两大类别。当然了,这两大类下面又细分为好多种不同的门派观点,我这里讲的是九针,所以只谈跟针法有关的。按针具针形来看,真正中医理论指导之下的各种针法,几乎都是以纤细毫针为治疗手段;而西医理论指导下的针法,大多以刀、钩、棒等形状的针具为主,具有切割、撬拨、钩割、烧灼等功能。

我不能说谁对谁错,评判一件事物,是由每个人所站角度和对事物的了解程度以及主观意念等因素决定的。任何一个人站在自己的角度,他都会认为自己是对的,对方是错的。因此如果我要说,在治疗常见肢体关节疼痛方面,经脈气血理论比解剖理论显得更加有道理和人性化,对方就一定会据理力争,而且对我所提到的经脈气血也颇感不屑:这些经脈气血不也是建立在软组织基础之上的吗?离开软组织体液这些焉能存在?那么我反问一句,且不拿死人与活人作比较,就说正常人和植物人,您所说的这些软组织体液之类在他们身上都存在的,但他们二者之间有什么不同之处呢?

所以如果整天老是纠结于这些问题,那我们学医就一点意义都没有了,我想做的,只是想将老祖宗的一些理论和思想,挖掘研究一下,看看能不能够给我们后人带来一些快乐和幸福。老祖宗总结出来的《内经》医学高深莫测,理论基础在两千年前就已经非常成熟了,你却拿几百年几十年之内才出现的理论观点去跟他们做比较,指出经络穴位之类跟解剖其实是有些关系的,扎针取穴点其实就是效法西医总结出来的反应点结节之类……其实《内经》里早就指出经脈通路上形成结节和反应点的原因,以及调理方法。就我对《内经》的理解,我必须把我认识到的某些内容说出来,不吐不快。我们都知道,《黄帝内经》的治病理念是调理经脈气血,以恢复人体正常功能为目的来达到治病功效。古人连体内五脏六腑的形状大小功能部位颜色等全都研究得清清楚楚,不可能反而对外部的肌肉血管神经这些东西没有认知。所以古人的针术理论里没有肌肉解剖方面的运用,其实并不是古人不懂解剖,而是刻意为之,以此暗示后人,针术里根本就不需要这些玩意儿。而国内盛行的那些西医运动解剖疗法,却恰恰主要是在肌肉肌腹这些部位做文章,这从根本上就已经与《内经》本义相左。

 我再重申一句,我讲的这些观点并不是我总结出来的,穴位经脉也不是我发明的,气血理论也不是我研究出来的,我只是将老祖宗埋藏在书中隐秘处的思想挖了一些出来,然后让这些理论重见天日,让更多的人受惠。我只是背靠《内经》在宣传《内经》,我演讲的都是《内经》里的东西,我是按照我所理解的《内经》在讲。

《素问•刺要论篇》说:“刺皮无伤肉,刺肉无伤脉,刺脉无伤筋,刺筋无伤骨,刺骨无伤髓。”《素问•调经论篇》说:“病在脉,调之血;病在血,调之络;病在气,调之卫;病在肉,调之分肉;病在筋,调之筋;病在骨,调之骨。”在古人的理念里,针是用来调理经脈血气的,并不直接涉及体内的脏器,而且脏器也是严禁扎的。要调理气血的问题,并不直接扎针破散血气,而是通过调理经络这个气血的载体来做文章。肌肉也不可以直接扎针,要调理肌肉的问题,是通过调理肉与肉的分间之气来起作用。要调理筋骨的问题,也仅仅是在筋和骨上去做文章,不涉及肌肉神经血管。《黄帝内经》除了脏腑功能运化等方面的阐述,主要就是突出“骨度”一篇重点。为啥没有专门讲神经肌肉这些的篇章呢?就是因为九针里所有的针,都不是用来扎肌肉的,也不是用来扎神经血管这些组织的。也就是说从事九针的针者,在解剖方面,能够了解脏腑的功能分布和互相之间的关系,了解人体骨骼的形状和分布这些就行了,其他的如肌肉神经血管等等就无需深入了解。有肌肉动脉主干神经的那些部位,根本就不是要扎针的地方。所以,明白了这些道理,我们如果真正要研究《内经》九针,首先就必须放下西医的肌肉运动解剖理论。

 那么常见的中医针术呢,我们看到的,几乎都是以细小的毫针为用,而且针具有越来越细小的趋势。毫针细小并没有错,错就错在所有的病,无论皮、肉、血、脉、筋、骨的问题,不分病的大小和深浅,针灸师们一律都以毫针为用,成了“毫针控”,这就不对了。须知,古人设立九针并不是没有道理的,九针各有其形,各有所宜,病有大小深浅之分,针亦应有大小长短与之相应才对。偏偏千百年来错误的思想早已将九针里面其他的几种针具深埋地下,剩下毫针和锋针支撑门面,而散落民间的某些针术秉承了九针的某些理念,由于没有身份证、是黑户口,得不到公众的认可。最后发展到今天,本身就非常不景气的中医针灸,“毫针控”完全占据了主导地位,这当然会极大地影响到患者对针灸疗效的体会和认识。这种以单一毫针代替所有九针,去治疗变化万千不同病痛的行为,很明显违背了《黄帝内经》的宗旨,类似病深针浅,病大针小等等力不从心的情况必定会频繁发生,因此导致国医针术逐渐衰败,地位等同鸡肋。      

 另一点,几乎市面上所有的中医针灸术,都是以固定的穴位作为治疗点,忘记了道法自然,也就没明白气血经络与脏腑之间的关系。针灸师们牢记呆板固定的穴位,以不变的思路和方法去应对万变的症状,这一状况也是有违《黄帝内经》旨意的。所以单纯的毫针,本身就已经注定了临床治疗中一定会有较大比例的患者,出现疗效差强人意的状况。

 按古代的医术地位排列,是一针二灸三药,针术是治病的首选。《灵枢》开篇第一句话就说了:“余子万民,养百姓而收其租税,余哀其不给而属有疾病,余欲勿使被毒药,无用砭石,欲以微针通其经脉,调其血气,荣其逆顺出入之会”。这里所说的“微针”,并不是仅指毫针,是微妙精妙的针法之意,由此可见古人对针术的重视程度。按道理,中医针灸经历几百上千年的发展,本应该欣欣向荣,成为主宰医疗市场的权威才对,目前的现状如何呢?针灸历史几千年,到了近代,一些已经西化的中医们对传承内经的中医理论进行了“科学”化的修改,将本应个性化的诊治思路进行了国标化规范化这样的“发展”,到如今不但没有繁荣昌盛,反而沦落成为一种可有可无的辅助疗法。

 只是可惜《黄帝内经》九针也被“毫针控们”间接地影响了,人们丝毫不会去分析思考《内经》九针的诊治思路有多么的优越,不明白九针到底是怎样调理气血经脉的,全部都把眼睛放在了针具外形上,看到的大都只是意淫出来的阴暗面,脑子里首先冒出来的就是危险、痛苦、野蛮等字眼,很少有人会相信这么粗这么大的针,会没有危险,会没有痛苦,会没有副作用。

 我们无从得知九针从什么年代开始失传的,自《内经》之后,汉宋明清以来的大量针灸典籍,都是以毫针为主要研究对象,均没有见到关于九针运用和发挥方面的阐述。现代虽然有新九针出炉,但已经与古九针的原貌原义几乎扯不上关系了。明代汪机在《针灸问对》开篇有这么一段话:“今之针士,决痈用锋针铍针。其他诸病。无分皮肤肌肉血脉筋骨。皆用毫针。余者置而不用。甚有背于经旨矣。”根据汪机所言,证明至少在明代,九针除毫针锋针之外,其余几支针就已经早已无人运用。

  本人常有感于此,倾力钻研针术十载有余,苦读《黄帝内经》,常为之茶饭不思寝食不安,无奈经文深奥无比,百思仍不得其解,收获寥寥无几。直至某一日突然受到某种自然现象的启发,方才渐渐明白《内经》某些章节之原始本义。开悟之后,索性怀揣《内经》,完全融入自然和社会生活中,历经几度春秋,终于豁然开朗,将失传千年的九针原型,挖掘整理出来。并将此九针之术运用于临床治疗,在疗效方面竟然获得极大成功,深受学生和患者的好评。在深深感慨古人无限智慧之余,也意识到这些针法针术必须广为传播,让天下民众受益,方才不负老祖宗们著书《黄帝内经》之本意。  

《内经》里所说的九针,包括了镵针、员针、鍉针、锋针、铍针、员利针、毫针、长针、大针这九种针具。其中,有两支针我首先要重点说一下,一个是铍针,一个是镵针,因为这关系到为什么我后面推出的是“立新七针”而不是“立新八针”更不是“立新九针”。


  我们都知道,铍针是主治痈疮大脓的。现代人由于生活质量、环境习俗等都跟古人有很大的变化,身上长痈疮的人很少了,加上西医在外科方面的治疗也非常不错,所以中医铍针几乎没有运用的机会,因此铍针被我排除了研究范围。

  另一个是镵针。镵针主治“病在皮肤无常处者,取以镵针于病所,肤白勿取”,这句话的意思就是镵针是皮肤浅刺的,专门扎皮肤反应点异常之处,如果正常的皮肤,就不要扎,说穿了,也就是现在所谓的皮肤反应点疗法。镵针其实也是我临床上最常用的针具之一,疗效非常不错,常常是在皮肤上寻找到异常反应点,就那么非常浅的轻轻点刺一下,患者刚才还很痛苦的症状立刻荡然无存,不可思议的事瞬间发生,神奇吧?请记住,并不是所有病痛都是镵针适应症的,所以不可能每个患者用针在反应点上浅刺一下就都能见效的。但镵针真的是个宝贝,只不过,我是用一次性注射针头或采血针来代替镵针了,这样既卫生又方便,所以就没有专门制作一支镵针来用。对于古人来说,一两千年前的古人,针具是没有专业生产厂家提供,也没有商店可以购买,而且几乎找不到可以替代九针的产品,所以大多针具都必须自己打造。而我们现在有很多现成的针器可以代替镵针,特别像我这样宁愿多动脑子也不愿意多动手的懒人,我干嘛还非要去做一支镵针出来运用?这就是为什么大家平常里只听到我说七针而不是说九针的原因。



  通过对《灵枢经》里关于九针经文的分析总结,再结合自己治疗颈腰椎骨关节病痛方面多年的临床经验,合理合情的去运用九针(实际上是八针),结果发现很多时候的疗效,都远远超出我以前的那些针法和诊治思路创造的疗效。于是激发了我进一步挖掘整理九针的激情,然后我将九针里其中七种针具,即员针、鍉针、锋针、员利针、毫针、长针、大针,聚合为一个优势针术组合,配以从生活中感悟出来的“道法自然”气血思路,作为诊治理论指导,因疗效方面常能收到令患者立刻重获新生之奇效,故冠名为“立新七针”。虽然针名为“立新七针”,实际上所有成员都还是《黄帝内经》九针里的七种针具,并没有不一样的名称。虽然这些针具我挖出来了,是我苦思苦想领悟出来的,但我还没无耻到独自私藏的境界。毕竟是老祖宗留下的东西,所以一定要寻找志同道合的朋友们来共同分享。我对“立新七针”的定义是:“依据道法自然的气血理论作为治疗思路,辩证选择不同的针具,在一定的时间和空间范围内,按顺序针刺经络所过的某些部位,清理或修复经络中失调或瘀堵的气血,令气血恢复到相对正常的状态,从根本上达到祛除病痛的一种方法或手段”。



  接下来,我将逐一讲解“立新七针”所囊括的七种针具,它们的形状及其治疗理论,让大家更加明白《灵枢经》里的九针到底是什么。



热度 ( 2 )

© 正安立新七针工作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