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台其人

                                     若问人何许 冰心一片居渝里

                                               作者:油麻菜

 “我称自己是一位针玩家,玩针的,也是玩真的,不玩虚假。我追求完美,既然要玩,就一定要玩出层次,玩出成来。”                                    ——冰台


   在和林杰医生交谈中,最常听到的名字有两个:一个叫发开,一个叫冰台。

  “发开医生在福州,是我拜访过近九百位医生里面治疗肿瘤癌症疗效最好的一位,他的很多当年肝癌晚期肝腹水严重的病人十多年以后都好好地生活着。”每次说到这的时候,林杰就会用右手拳头砸在自己左掌上,“去年发开终于答应把他的治疗思路传给我,可惜到年底他忽然意外离世!”错失学习良机,林杰说起来就心痛。

    “冰台是个天才!说心里话,我接触的医生里,在用针上让我佩服的不多,但是冰台是一个!”这一年来,林杰多次拜访冰台医生,在他的请求下,冰台甚至对着他心脏位置来了一针。冰台的针属于大针,有的比火柴棒还要粗,当针立在胸口的时候,林杰听见冰台笑着对他说:“这一针下去,就知道你把我的治疗思路全学会了。” 林杰心里当然乐开了花,后来他跟我说:“我发现人家冰台敢这样扎针,自己的思路一下打开。”在冰台医生的启发下,林杰医生研究改进了自己的大针,称她作“佗针”。

  能让林杰医生这么推崇的高人,自然让我心动。这三年来,我寻访医生,先是从学院、医院的著名专家教授开始找起,后来转到网络上有名气的中医大师,再后到加入百姓传说的民间中医高人,现在又多了高手推荐的高手……有意思,你说这要是拍成中医的《功夫》,那是该轮到谁出场啦?


    林杰说起冰台医生过后两个月,我已经坐在了他的对面。先前了解到他用的针比别人要粗大很多,所以想象中的他比现实中的要高大威猛许多。冰台医生圆圆光亮的脑门超级醒目,让我想起林杰说冰台研制的针应该叫“秃针”,因为他制作的“立新七针”里面有好几款针头的形状和他的秃头形似。

    “老兄,才长我几岁啊,怎么头就秃了?”

    “其实不是没头发,是头发白了太多,所以直接光头痛快。”痛快人,一见面就可以老朋友一样的交谈,不要什么滔滔江水、久闻大名、如雷贯耳、三生有幸的客套。

  “说说你的故事吧?怎么就得到趁手兵器练出一身功夫的?”

    “九八年时,我妈妈五十几岁,得了西医说的腰椎间盘突出,发作的时候很痛,坐、卧、站都痛,还酸、涨、麻,特别痛苦。我带她上医院去检查后,被定性为腰椎间盘突出压迫坐骨神经,住院输液一周不见好转,再针灸理疗科进行针灸电疗两个疗程(20天),仍然无效。医院里的医生都认为要做手术才能治好,可是妈妈怕手术万一失败后会瘫痪,坚持不做。”

   有一天冰台的妈妈在医院里做神灯烤,当时身上扎的针和插秧一样密密麻麻,结果遇到一个责任心不强的医生,开了烤灯后就去旁边聊天,老太太这边烫得不行,最后都烫起泡了。“这是触动最大的一次,当时我很生气,但又不能把医生怎么样,于是我开始四处寻求治腰椎间盘突出的良医……”

   在重庆鹅岭正街,冰台发现了一个治腰椎间盘突出的专科医院,与中医通话后说只需要带上病者的X光片就可以治疗。到医院老中医看了片子拍胸膛说,一个疗程下来不能全好也能好80%,当时一付药大概是80元,一个疗程的药大概是800多元,可是老太太吃下去后依旧无效……

   再后来,在一个盲人诊所里,一个盲人按摩师用了63天,终于把老太太的病基本按好了。看按摩效果还可以,有学武术基础的冰台思考了一个月之后,辞去了国营企业工作,毅然开始拜师学习按摩技术,从此踏上从医之路。 


  为母亲的病而开始发心学中医,这种愿力的力量是无穷的。看罗大伦兄《古代中医的故事》的时候,经常看见这样的画面,被这样的故事打动。

  2000年冰台开了一家按摩店,从头到脚做一次按摩,一个多小时,定价15块钱,做得相当辛苦。最惨的一个月是给一个请来的按摩师800块工资之后,自己口袋里只剩下300块钱。后来冰台又找老师学习接骨,学成回来之后发现没有市场,因为当患者骨头断掉之后都到医院去了,特别是城市里面。靠中医生存,不容易。

  为了学会如何治愈那些顽固性的腰椎间盘突出症,冰台满世界开始拜师求学,先后学习了苟氏整脊、龙氏整脊、王氏整脊、美式整脊、盆骨平衡疗法,一步步充实自己。可是整脊术的治疗面还是有它的局限性,那些整脊大师在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时,效果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他又在报刊杂志和朋友口中到处打听消息求学。几年下来又学习了马氏温灸、挑治疗法、埋线疗法、新九针、平衡针灸、百病神针、董氏奇穴、放血疗法、腹针、头针、手针、火灸等多种门派的针灸疗法。在学会这些方法之后,临床应用时屡见奇效,很多在别处久治不愈的患者,被他轻易就治好了,这点小成绩经常让他沾沾自喜,可是一旦真正遇到顽固性的腰椎间盘突出症,冰台用尽本事,依旧是败下阵来。

   “这让我非常苦恼!我是一个不甘认输的人,激励之下我又到处求学,先后学习了小针刀、液针刀、水针刀、小宽针、药刀、刃针刀、温银针、火针、水针、棍针、长圆针、氧气针、锋钩针、巨钩针、钩拨针、铍针、骶疗、神经阻止等等疗法……”这一长串名字把我吓住了,终于知道为什么比我大不了几岁的冰台会变成一头白发。然而钢铁就是这样练成的。

 十几年来,除了一些中医的理疗医术,冰台在临床方面也接受了大量的西医理念,对于人体解剖,也是从无知到有所了解,从小针刀、液针刀、刃针、钩活术、拨针、银质针等等西医理念的针法里面,一步一步走过来。对目前中西医界占据主流的几种针法,都做了颇为深入的了解。

   练熟了十八般武艺各门功夫之后,冰台治起病来信心满满势如破竹,每天病人络绎不绝。在冰台诊所墙上甚至高挂着病人送来的“止痛至尊”大字,大有舍我其谁的气势。


  每一个成功的人,都是善于反省时常觉悟的人。就像当年孙曼之老师,调查发现自己治病有效率才百分之三十不到的之后,决定拒绝每天上百个病人,不再看病,把自己关起来闭门苦读五年。冰台的这一天也忽然来到。一次偶然重读《黄帝内经》后,他忽然发现原来自己实在太浮躁了,与老祖宗的内经针法相比,眼下这点儿花里胡哨的医术是那么天真幼稚。所谓的“绝招针法”除了源自尸体的解剖知识,根本对人体还一无所知,原来自己无知的医术还伤害过不少人!摸摸一脑门的汗,冰台决定不再痴迷以往的微创针法,真正静下心来花大量时间去研究《黄帝内经》。

   在两年闭门苦读《黄帝内经》后,冰台终于觉悟到:气血才是人体最重要的物质。一味的讲究浅刺皮下或深刺骨面,自以为安全,常常是疗效微微,反而白白伤害了患者的气血。很多时候,很多痛症,明明肌肉已经是受害者,大师们还在大力倡导用针去刺激肌肉,无形之中造成新的医源性损害,患者病痛不但没治愈,反而转变成了慢性久治不愈的病痛。更有甚者,自认为浅刺安全,却不知小针浅刺正好泄泻了患者精气,如若这个患者本身久病体虚,精气将绝,无知医生自以为是的这一针浅刺,正好就会造成患者直接或间接死亡,医生杀了人却不担当罪名!

   这是我第一次听说小针刀对身体的破坏性也很大!难怪林杰医生两年前也开始不用小针刀了。

  “我称自己是一位针玩家,玩针的,也是玩真的,不玩虚假。我追求完美,既然要玩,就一定要玩出层次,玩出成就来。”

   这才是冰台的性格,他摸摸自己圆圆的脑门,在从医十一年之后,再次拿起《黄帝内经》,研读九针论,希望按照老祖宗的指引,自己动手做几支对身体更加无害的更趁手的针。


  古书中,冰台经常看到神医们很善于治疗疼痛,向往不已。“西晋史学家陈寿在《三国志方技传》里描述华佗的针灸医术:“若当针,亦不过一两处,下针言‘当引某许,若至,语人’,病者言‘已到’,应便拔针,病亦行差。”华佗在下针的时候会告诉病人,针感会传导到什么部位去,如果病人说针感已到,于是起针,病就好了。什么时候自己也能有这样的本事?冰台决定从古书里去找老师。

  “查找相关资料,我很重视的是金、银二字,以及针身长度和直径。因为我试图从这些数据里面分析,找出古代针灸的一点治疗理念。”尤其是《黄帝内经》,只要是提到针的地方,冰台都无数次地琢磨参悟。

    冰台太太描述冰台在那些疯狂的日子完全心无旁骛,两耳不闻,目中无人。“晚上尽是两三点钟爬起来看《黄帝内经》,看了过后马上就去磨针。”很有画面感啊,一个光头男人,夜深人静时,对着古书月下磨针,月亮、脑门、圆顶针头相映成辉……

  “有时候我起来去写一点东西,怕早上起来就忘了嘛。差不多有3年左右的时间,我睡不好。晚上跟白天一样,脑袋里全是在跟病人交流,怎么样治疗,在哪里扎针,效果怎么样,有点透支过度……”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这种痴迷的学习状态,我在很多中医身上听说过,想起来都那么亲切熟悉:陈山民为了偷学医术,假装病人家属挤在人群里把医生开的方子抄满手心手背;不名一文的振林医生跪在地上求一个小屁孩带他去采一种药;身材矮小的孙曼之从渭南艰难地挤上公交车,为了到西安图书馆去查资料;少年张至顺在学校食堂做完饭,赶紧跑进教室角落旁听学习……

   中医日渐衰微,有人说主要问题是出在传承上,有人说是出在政策上,有的说是西方思想的侵入渗透对价值观的影响,有人说是出在不科学上……我们常常感慨哪个大师又走了,哪一门绝学从此绝矣!难道中医真的就像我当年那么迷恋的中式古帆船一样,都只是一个浪漫的往事,永远再回不来了?

  在冰台眼里,中医的日渐衰微,很大问题是出现在中医人的保守、缺乏独立思维和创新意识上,不能创造性地继承先人的智慧。在外面游学了近十年的冰台终于开始“闭门造车”,历经三年探索后,打造出一套自己的独门兵器——“立新七针”:员针、鍉针、员利针、锋针、毫针、长针、大针。


“我做这个针还是有一点点基础的,因为以前在单位是做电工,多多少少接触到这些东西,最简单的一些钳工知识懂一点。做这个针是很有乐趣的事,尤其开心的是它们都是按照我从《黄帝内经·灵枢》上解读来的想法制作。”从冰台医生身上我看到一个最大的闪光点,我觉得可以用梁某人的“重新发现中医太美”的话来套用,因为他把遗落在历史长河里的宝贝重新打捞出来了,在继承古老传统文化的基础上进行了创新。


  可惜我这外行,没记住“立新七针”每一支的用途、特长、治疗范围,也没搞清为什么他们长得奇形怪状,因为我看到它们经冰台医生手扎进人的身体后,都目瞪口呆了。


   那场面实在有点吓人,那么大那么长的针,甚至有的连针尖都没有,它怎么进到人的身体呢?而且进到人体后你怎么就知道它到了什么部位?


  为了解明白,我还特意安排了“不怕牺牲”的志愿者去冰台医生诊所做了几次暗访考察。腰椎疼痛的,被冰台在两胯扎了两针,居然把腰痛大大缓解,而且说两支长针进到身体没有啥感觉,只是麻麻胀痛。有点意思。

   “我们用了几十年的筷子后,现在用筷子在一锅汤里夹东西,夹到没夹到东西我们知道的,用筷子把水豆腐夹出锅也不难。但这对第一次用筷子的人来说是不可能的,因为他连筷子都没捉好。针下去了,这个针感、手感,进针的深浅,最难学,我也没办法告诉你们。这就是一种感觉,一种熟能生巧的境界。我给林杰医生扎的地方实际上是非常的浅,那个针很粗、很重,但是在胸口可以立起来。当时我的针是到了肋骨的内侧缘,再下一点就进到胸腔里面去。到边缘的时候下面就剩一层膜,我能感觉得到。”冰台说做医生手上一定要有感觉,天天扎天天扎练出来的,针进到身体里去的时候就跟你看到的一样的。


“取的穴位要少而精,越少越好。”冰台说每次针刺都要耗费病人的气血,所以他治过一个病人后都会让他回去休息几天,不要天天来,“这是我的秘密。因为今天耗了你的气,特别是膀胱经出问题的病人,多血少气,本身气都比较弱一些,如果耗他的气太多的话,你会发现这个人的气色会变的。无论大针小针,扎几天后病人的经络气血通了,你会发现他气色红光满面,白里透红。但是你继续扎下去,可能10天8天以后,你看他整个人灰扑扑的,跟大病一场一样,因为耗他的气太多了。这一点是很多针灸医生和搞这个临床治疗的人都没有认识到的。特别是一些西医,根本就没有这个观点。有的医生用银质针,扎多的时候七八十根针下去,我们假设一个针眼只有1毫米,七八十个针眼加起来就是七八十毫米,如果聚集起来就是一个大洞。你想这个洞对你元气的损耗多大?这种治病实际上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现在一有空闲冰台就打磨自己的针具。“我是个熟练工了,现在两三个小时就能磨出一支针。”一个能够自己制作趁手兵器的战士,我什么时候能自己给自己造一台相机该有多好?

  立新七针里面,很多枚针都属于头大身小,为什么?冰台说:“不仅要头大,还要圆滑,这样不会切断肌肉,在治疗的同时对身体伤害更少。”他给我打了一个比方,在拥挤的公交车里,有一个人从密度非常大的人群中钻过,过去之后原来拥挤的人群位置都调整了一下,会感觉到宽松一些。身体上的气血筋肉也是这样,淤堵住了,我们用针疏通一下,引导一下……学中医你不要去按照传统的中医书本去学,你从自然界的角度,观察身边的一些人文事物、自然现象、风土人情呀,从这些角度你去理解,真的是很快。学《易经》也是这样子的,在天成象,在地成形。其实很简单的。”

    聊天中我发现,冰台对社会尤其对自然的观察仔细入微,这在很多我熟悉的医生身上都能看到,就像余浩兄弟写的《万病从根治》,说的就是从生活和自然中联想到的治病思路。“我的经验完全是在社会里去淘的,去自然里去观察得来的。这几年我教了七、八十个学生,通过观察他们,发现生活阅历比较丰富的人悟性比较高,由于见多识广,他们对事物的理解以及人身体病痛的理解就深入很多。”


“在07年以前,我的诊所也是人多得很,多的时候一天也是五、六十人,少的时候一、二十人,一天下来就是累,回到家就是想休息,根本没有时间去看书来提高自己,没有时间去反思,去想一些东西。经常就是一个病人今天来了,效果不好,明天又来,效果还是不好。一直这样,没有办法,因为没有时间去琢磨。”后来冰台给自己规定,只有上午上班,下午时间研究、学习、交流。

  “日本回来的一个医生,是搞手法的,说想跟我学习。他说大部分医生都是为患者在活,但是我是为自己在活。这句话是不错的,因为医生如果你自己活的质量不够高的情况下,我根本不相信你能让患者生活的质量很高。而且如果一个医生在自己非常穷吃不饱饭的情况下,能够专心治病,不在病人身上多挖一点出来,这对医生要求太高了!” 


   到现在冰台医生已经办了两期学习班,有一次他还告知大家他会用《易经》命理的方法来选择学生。“我们想看看这些专业的医生是怎样弱不禁风的!”规则是这样的:但凡来了一个想跟他学针的医生,冰台就会和他聊几句,然后就很直接肯定地告诉他:“你不适合学习本门针法!”其实,这只是童心未泯的冰台玩的一个心理测试游戏。大部分的人一声叹息,退出了,最后只有2个人坚持了下来。

   “襄阳有一个姓韩的医生,我告诉了他不适合学我的针法后,结果他的回答是适不适合自己知道,还说虽然叫我师父,但年龄比我还大,生活阅历告诉他自己适合。我说既然你这样你坚定,我就接受你,但是以后你做得不好不要怪我。他说绝不怪师父!这样的人还没来我就喜欢他。那些平时谈得头头是道的那种人,一说他不适合他就蔫了。”在冰台医生看来,一个人做一件事情一点意志都没有,一点恒心都没有,一点自信都没有,还能做好什么事情?

   最后一个问题,我问冰台医生,“如果现在重新站在十四年前“腰椎间盘突出压迫坐骨神经”的妈妈面前,你能治好她吗?需要多长时间?”

   “只要用三次、前后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我就可以帮助她通过调节气血恢复健康。”冰台说这话的时候信心满满。





热度 ( 3 )

© 正安立新七针工作室 | Powered by LOFTER